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亲爱的有尔迷妹们!有尔终于又在一起睡了【误】开森!

有尔私会一起吃海底捞还喝了红酒!
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有尔女孩(*╹▽╹*)

只有段子!没有下文!欢迎小可爱写下去!

森尼对迪迪说说的我就是你的炸鸡!有尔发糖甜蜜蜜!!
【图不重要!看字!!】

迪迪这个造型好像蓝波!【有人知道蓝波吗!】嘎嘎这样躺着好想扑上去!

图二这姿势…我又污了

【有尔】《预言家》一发完

ZG.:



《预言家》


*一发完

*OOC×一个亿

*勉强算个小甜饼


-0

“Jackson哥不能没有我,我必须要在Jackson哥身边。”

金·预言家·有谦这样说过。


-1

“止痛药放在第三层的药盒里,白色的那个就是,头疼的时候记得吃。剃须刀在化妆包,电我已经充满了。哦,对了还有……”

王嘉尔嘴里含着棒棒糖倚在门框上,看着金有谦像出入自己的家一样在他的房子里轻松的找到想要的东西,不为所动。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刚满一年,按理说应该正是热恋中的时候,可王嘉尔总是很忙,金有谦也是。

于是在这场聚少离多的恋爱里,王嘉尔记忆中大部分都是金有谦跟眼下一样在帮他整理行李。

“去三天对吧,这是内裤和袜子,都分开放好了。”金有谦把最后一件东西收进箱子里,满意的拉上了拉链。

“我感觉有你在,我的助理都可以下岗了。”王嘉尔上前提了提行李箱,不重。看样子确实只有三天的份量。“下午不是还有行程吗?什么都不准备只顾着给我收拾箱子。”

“我又不用出国,更不赶时间。”金有谦晃了晃手上的手表提醒王嘉尔,还有一个小时飞机就要起飞了。

王嘉尔抓住金有谦晃动的手臂看了眼时间,叫了声糟糕之后二话不说的朝门口走去。

“别忘了背包夹层里有喉糖。”

“背包夹层里有喉糖。”

异口同声。跟商量好的一样。

提醒了太多次,王嘉尔已经快要把金有谦说的都背起来了。

“下飞机记得给我打电话。”金有谦继续说道。

“知道了,四声。”王嘉尔边把箱子提到门外边说。

他们之间有个规定,如果王嘉尔要出国的话,下飞机后必须要给金有谦打个电话,因为很多时候对方不方便接,所以只需要响四声后就挂断。这四声包含了很多含义。

比如我到了,我行程结束了,我在想你。

“知道?那上次为什么只响了三声。”金有谦揭穿了王嘉尔,带着轻微的抱怨。

“…………”

想不出合理的解释,原因也忘了个干净。不过好在除了辣椒以外没有什么能难得住王嘉尔,他松开拉着行李箱的手,凑到金有谦面前抬头亲了他一口。

国际惯例,没有一个亲亲解决不了的问题。

唇上柔软的触感稍纵即逝,也足够让金有谦瞬间没了脾气。

在一起一年零三个月,第521天。

很多时候不方便接电话。

响四声后挂断,代表我在想你。


-2

“有谦是我的天使,一直都对我特别好。”

王·预言家·嘉尔这样说过。

-3

忙碌的工作让独处的机会屈指可数,每一次都弥足珍贵,王嘉尔难得回来一趟,刚下通告的金有谦绕了很远的路才来到他家。

“我还有些事要忙,如果你困了就先睡。”

“不困,我陪你。”

即使是休息的时间,王嘉尔也依然有做不完的事,金有谦强打着精神撑脸坐在他身边,一秒钟相处的时间都不愿错过。

王嘉尔和金有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多数都是专注到没去注意他的话的,经常被无视的金有谦也不在意,他喜欢看王嘉尔认真的样子。

期间王嘉尔接到了一通电话,这通电话的内容亢长无比且全是中文,对中文认知至今还停留在脚痒吧程度上的金有谦来说简直跟催眠曲没什么两样,听的他眼皮直打架。

等电话挂断后王嘉尔再回过头看,金有谦已经保持着单手撑脸的姿势在桌面上睡着了。

睡觉的样子就是个小孩子,王嘉尔轻轻坐在椅子上看着金有谦。台灯里暖黄色的光撒在他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上每一根都恰到好处的闪着照射下的微光。

“金有谦?”

“嗯?怎么了?要喝水吗?”

王嘉尔作祟般小声喊了喊金有谦的名字,却没想到对方的警觉性有这么高。他几乎瞬间就醒了过来,眼神迷茫没有焦距。

他很累,他醒过来的反应竟然是下意识的问自己要不要喝水。

王嘉尔快速总结出来,心也像被谁揉了一把,软的一塌糊涂。

“不喝水。”王嘉尔张开双手,标准的求抱姿势。“我们去睡觉吧。”

“哦,好。”金有谦站起来迎着王嘉尔的怀抱用熊抱的姿势把抱他起来,空出一只手关上台灯朝卧室走去。

“不是我说,早就让你好好学中文你不学,以后我要是骂你你都听不懂。”王嘉尔环着金有谦的脖子,还不忘了调笑他刚才听中文听到睡着。

“谁说我不会说中文的。”金有谦反驳。

“你会说什么?脚痒吧?我是有钱?”王嘉尔边说边笑,搂着金有谦脖子的手跟着收紧了些。

“我还会说,钟意你。”

“…………”

标准的粤语,是当初自己亲自教的。身为老师的王嘉尔无话可说。

在一起两年零六个月,第911天。

男朋友的脾气跟名字一样任性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4

“想和哥当一辈子的家人。”

金·预言家·有谦这样说过。



-5

求婚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

金有谦曾经想过无数种求婚的方式,鲜花蜡烛戒指,他像王子一样的走过来单膝跪地,帅气的问一句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

无论哪一种,都不可能会是在参加完亲戚的婚礼之后发生的。

“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唯独与她居住。要尊重她的家庭成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分到终身,不在和其他人发生感情,并且对她保持贞洁,你愿意在众人面前这样许诺吗?”

金有谦想自己一定是受了这句誓词的刺激,才会觉得两个人以家庭的名义生活在一起是这么美好的事情。

哪怕王嘉尔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真正意义上的‘妻子’。哪怕王嘉尔现在远在纽约。哪怕他们隔着14个小时的时差和11043.91公里的距离。

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王嘉尔才刚刚睡着。说话的声音比平常更要哑上几分,还带着很重的鼻音。

“喂。”

“你现在在忙吗?”

“我这儿的时间是凌晨三点。”

金有谦听到对面床头灯打开的声音,有些懊恼自己好像冲动之下做错了事。

“我七点就要起床。”王嘉尔半睁着眼坐起身靠在床头上。“你最好真的有事要说。”

“有时间的话……”金有谦攥了攥拳。“你能不能抽空跟我结个婚?”

“…………”

金有谦说完就后悔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求婚方式简直是唐突又尴尬。

如果王嘉尔拒绝的话该怎么办,嘴比思维快了一步的金有谦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

电话里除了细微的电流声外再无响动,本来被困意折磨的王嘉尔几乎是立刻就清醒过来,可一时半会又不知该怎么回答。

“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王嘉尔终于开口说了话,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肃,透过听筒传过来的气音让金有谦心都凉了半截。

“没,你就当我发疯吧。”金有谦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失望。“我挂了,你……”

“好啊。”

王嘉尔打断了金有谦,他语调上扬,任谁都能听出是带着笑。

在一起三年零六个月,第1314天。

没有鲜花没有戒指。

金有谦说结婚吧,王嘉尔说好。


-6

“如果要结婚的话,有谦。”

王·预言家·嘉尔这样说过。



-7

直到求婚这事过去了小半年,金有谦和王嘉尔才终于抽出半个月的假期,在初春的某一天举行了他们的婚礼。

那天金有谦穿着跟王嘉尔一起挑选的酒红色西装,从领口到裤脚都没有丁点褶皱,黑色的头发三七分着,从头到脚都精心打扮过,一丝不苟。

见到王嘉尔的时候他正在系着衬衫上的袖扣,暗蓝色的西装搭配着白色的衬衫,衬的他整个人都白了好几度。

金有谦见过王嘉尔的无数种样子,开心的,难过的,甚至包括在床上的,意乱情迷的。

可他还是唯独觉得,今天的王嘉尔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好看。

地址选在了一个乡下的小教堂里,偏僻却不简陋。

神父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金有谦还记得自己找到他说明来意的那次,神父先是怔愣了一秒,随即笑着对他说,真正的爱情都应该被祝福。

金有谦喜欢这句话,更喜欢用这句话形容他和王嘉尔。

昨天刚下过一场小雨,教堂四周的草地散发着泥土的香气。通知的人不多,只有至亲或是挚友,金有谦和王嘉尔站在教堂的门口,忽然觉得一切都不可思议。

他们竟一起走过了四年,现在只要推开眼前的这扇门,迎接他们的便是全新的生活。

“紧张吗?”王嘉尔问。

金有谦笑着摇了摇头,他拉着王嘉尔的手推开门,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步步往里走着。

婚礼进行曲随之而起,神父早在终点恭候多时,他手里捧着圣经,待金有谦和王嘉尔到达近前。他声音中气十足,字字句句都勾画着他们的未来。

“金有谦先生,你愿意以婚姻的名义与面前的这个男人相结合吗?从此快乐与他分享,苦难为他分担,无论他年轻或者衰老,疾病或者健康,都爱他,尊重他,包容他,不离不弃,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你愿意吗?”

“我愿意。”

四目相对,郑重许诺,眼角眉梢皆温柔。

“王嘉尔先生,你愿意以婚姻的名义与面前的这个男人相结合吗?从此幸福与他同在,风雨与他同舟,无论他平顺或者坎坷,明朗或者迷茫,都爱他,陪伴他,珍视他,不离不弃,直到死亡将你们分开,你愿意吗?”

“我愿意。”

自此,相濡以沫是你,贫穷富贵是你,荣辱兴衰是你,成是你,败也是你。

他们将定制好的戒指套在彼此的无名指上,毫不犹豫。

“金有谦,王嘉尔。我已见证你们互相发誓爱对方,我感到万分喜悦向在座各位宣布今后成为一体,现在你们可以接吻了。”

在欢呼中接吻是件十分不好意思的事,可意外的,他们吻了很久。谁都没有退开。

在一起四年零一个月,结婚的第一天。

不是一场多么盛大的婚礼。

可从今以后,只有死亡能将他们分开。



-8

“像Jackson这么好的人应该没有第二个了。”

金·预言家·有谦这样说过。



-9

“止痛药在第三层的药盒里,白色的那个……”

“你都说不腻的吗?”

七年的时间,变了又没变,一样又不一样。

不一样的是回到家再不会只有一个人,我和你的概括词升级成了我们。

衣橱里的衣服混着挂在一起,浴室里的东西都是不同色的两份,餐桌上摆着整整齐齐摆着两套餐具,门口的地板上有两双同码的拖鞋。

一样的是王嘉尔依旧很忙,金有谦依旧蹲在地上帮他整理行李。

白色的止痛药永远在第三层的药盒里,充满电的剃须刀永远在化妆包,背包里永远有同一个牌子的喉糖。金有谦永远都要重复一遍。

“腻。”金有谦头也不抬的把衣服码放进行李箱里。“不说的话,怕你不记得。”

“这么多年傻子都记得了。”王嘉尔盘腿坐在沙发上翻了个白眼吐槽道。

“在我眼里,”金有谦扭头看向王嘉尔。“你比傻子强不到哪去。”

金有谦没撒谎,同样的话说多了真的很腻,可偏偏又习惯了似得改不掉,甚至漏了哪一句都觉得不舒服。

王嘉尔在他眼里也真的像个笨蛋,仿佛万一离了他怎么都照顾不好自己。

“你还真是长大了哈,越来越会顶嘴了。”王嘉尔从沙发上起身上前压在了金有谦的背上,说话时的吐息故意灌进他的耳朵里。

“拖你的福。”金有谦对于王嘉尔的动作习以为常。“再过一年我就三十了。”

“喂!你是在说我老了吗?后悔天天对着我这个老头子了?”

王嘉尔还是很容易炸毛,金有谦但笑不语。

后悔吗?

各种场合之下王嘉尔不止一次问过同样的问题。

金有谦的答案是绝不。

究其原因的话,大概就是因为像王嘉尔这么好的人,再也没有第二个了。

在一起七年整,结婚的第三年。

没有三年之痛七年之痒。

生活就像背包夹层里他放的喉糖。


-10

用尽了全力,只为在一起

我爱不爱你,爱久见人心








*婚礼誓词都是瞎编的,如有雷同,算我的锅

成长

月枝妖芽:

*给最可爱的大宝贝❤️





对于金有谦对王嘉尔的喜欢,大概没有谁会产生怀疑。
团队内最小的弟弟,在还没成长为队内一霸的时候,总是像个小尾巴,吧嗒吧嗒地跟在王嘉尔身后。每一声哥里都带着甜甜的奶味,像暖绵绵的年糕,依赖都在举止间,喜欢映在眼睛里,满满地漫出来,藏不住也不想藏。

那时的金有谦从不吝啬说爱。

王嘉尔想听的喜欢,金有谦总用更炽热的爱来表达。
“我爱你。”“我们是不能没有彼此的关系。”“对于哥的存在,谢谢还有抱歉。”
谢谢你存在于这个世界,抱歉我没能照顾好你。

还是个孩子的金有谦,哪怕长到人高马大还是褪不去稚气,手捧一颗真心, 放进哥哥的怀里。那时的他还不懂什么是推拉,不懂直白总敌不过若即若离让人挠心挠肺。
还是少年的金有谦总是站在哥哥们身后,他的目光执着,却只能看着他闹他,他宠他。
想和哥哥心贴心,可年龄的鸿沟却让王嘉尔只愿意给宠爱,不愿意真挚地倾诉。想要更靠近,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只能换来宠溺的抱抱,“我们有谦还是个孩子呢。”

多想告诉他,我已经长大了。

在背光的阴影下,少年一点点长大。
金有谦不再像以前那样粘着王嘉尔了,年糕谦在漫漫成长路上渐渐变成了上天小霸王。他和同龄人更加亲密,他开始有自己的圈子。
金有谦依旧喜欢王嘉尔,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但也许不是最喜欢了,他不再粘着他,不再以他为世界的中心,他开始独自走属于自己的人生。


真的吗?


更好的自己是为了拥抱最好的你。
独自舞台的奖杯,你看见了吗?当我开始散发光芒,你的目光会不会在我身上停留久一点?
不想做太阳身边的星星,灿烂阳光之下,星辉消于无形,不要怪别人不够重视你,应该怪自己不够耀眼,没有引起别人注意。
看到我吧,爱上我吧。

后来的金有谦不再天天说爱了,他把浓到化不开的感情都放到心里,他开始成长,他开始像哥哥们一样独当一面。学会推拉,学会若即若离,学会引诱他靠近。
看到我,走向我,爱上我,属于我。


当王嘉尔站到金有谦的面前,漂亮的大眼睛低垂着,浓密的睫毛打下一层阴影,搅动的手指委屈的唇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一切都是值得的。

“怎么会不喜欢你,我喜欢得快要疯掉了。”


现在的金有谦可以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哪怕任性爱闹,抬起的手总会被另一个人牵住。
送出去的真心,被哥哥好好地揣进怀里。
在相视里,在笑容里,在玩闹里……
最美好的爱情。






———————————

总觉得 迪迪中二病越来越严重
一定是他无忧无虑
他爱的 爱他的 都好好在他身边

难缠

无情:

《难缠》


#有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2岁。


几个小朋友跟着大人去朋友家作客,在客厅里闹成一团,玩你追我赶的游戏。


金有谦跟在王嘉尔屁股后面乱转,毫无章法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只晓得紧跟小哥哥,他往哪儿去自己就往哪儿去,活像个小尾巴。


又白又嫩的奶团子,肉嘟嘟的小短腿还不怎么会跑,走起路来都有些晃悠,走得急些就免不了要摔倒。笨手笨脚在身后跟着,一个重心不稳就啪叽一下摔倒在地上,吓坏绕在身边的一众大人,手忙脚乱将人捞起来,奶团子在大人怀里倒也不哭,只是盯着凑过来的王嘉尔咧嘴傻兮兮地笑。


王嘉尔觉得好玩,在房间里到处乱窜故意逗他,看金有谦手脚并用在地上爬来爬去,注意力全在小宝宝身上,结果不小心一脚踩空撞到桌子上,疼得龇牙咧嘴一瞬间眼泪都快出来了。


刚刚还笑嘻嘻的奶团子,自己摔倒不会哭,看到小哥哥摔倒却响亮地嚎了一嗓子开始没完没了哭起来,那叫嚎得惊天动地,还打哭嗝。这让王嘉尔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超能力,把身上的痛全都转到金有谦身上去了。


不明情况的大人以为是王嘉尔惹哭的金有谦,就让哥哥拿糖去哄弟弟,王嘉尔撅噘嘴不情不愿靠近小哭包。咦——包子脸哭得红红的,眼角挂着两行眼泪,鼻涕也流出来了。王嘉尔有点嫌弃,但想到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自己将他惹哭的,只好把糖塞进弟弟手里。


“吃糖,不要哭了。”五岁的小大人歪头想了想,装起老成的样子,一本正经又补充了一句,“男子汉要自己剥糖喔!”


说来也神奇,刚刚还哭得昏天黑地的奶团子,看到王嘉尔给他糖又破涕为笑了,没来得及擦掉的眼泪还挂在脸上,样子有点滑稽。大人将他重新放下来,他又继续跟在王嘉尔身后乱转起来。


王嘉尔怕被妈咪再念一顿,这回就走了几步路,然后老老实实的在电视机前站定不动了。


真是难缠呀!


小大人心里盘算着以后玩游戏绝对不能带小团子。


 


15岁。


金有谦倚在教室后门,男孩还在成长中,但身型已经比许多同龄人要修长很多了,惹得路过的女生都盯着他小声议论。情窦初开的年纪,如果不是他全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估计一些胆子大的女生就要上来搭讪了。


金有谦后背靠在门框上,双手环在身前,看着教室里的某个女生将一包手工小饼干放进王嘉尔的手里。王嘉尔道了谢,脸上是显眼的两个小括号,笑起来的样子让对面的女生红着脸跑开了。


金有谦“啧”了一声。


当年粉嫩的奶团子五官已经慢慢长开变得立体起来,稚气未脱的脸上却是阴测测似笑非笑的表情,别说,看上去还挺吓人。


“你怎么到高中部来了?”


“阿姨不是出去旅行了么,我老妈怕你饿死,所以叫你这几天来我家吃饭,她说今天做了芝士焗饭。”


王嘉尔点点头:“那走吧,回家吃饭。”


走在路上,王嘉尔随手拆开了刚收到的饼干,塞了一块在嘴里,将剩余的饼干朝金有谦递过去:“吃吗?还挺好吃的。”


“不吃!我怕中毒!”


金有谦那双眼睛里像是多了两团小火苗,滋滋滋往外冒着火气。


“好凶啊你。”王嘉尔笑眯眯的,大眼睛弯成月牙,“奶凶奶凶的。”


金有谦被他笑得发不出脾气,只能恶狠狠地说:“早恋不好,如果你早恋了,我就向阿姨举报你!”


“瞎说什么,我昨天帮人家做值日,这是今天人家给我的回礼而已。”


“真的?”


“真的呀,我骗你干嘛呀。”


“那你喜不喜欢她?”


“一包饼干就把自己卖了,我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我不喜欢她的。”王嘉尔鼓着腮帮子嚼饼干,吴侬软语带着上海话的腔调,听上去不像抱怨更像撒娇,“哎呀,问这么多问题,你可真是难缠呀。”


“我是难缠,那你不要理我不就好了。”


“那不行的,我要理你的,就算你不理我,我也要理你的。”


一句话哄得金有谦开心得不得了,连之前怕中毒的饼干都美滋滋地吃了下去。


王嘉尔笑笑不再说话了,偏头看因为腿长走得稍快些的金有谦,心想他可真是缠人,但也真是好哄。


 


18岁。


“学长,我喜欢你。”


王嘉尔对站在面前的女生有点印象,记得某天无聊逛学校论坛,看到有人在盘点各系的系花,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应该和金有谦是一个系的。


“对不起,我已经有恋人了。”


“骗人!”女孩不相信,语气又急又委屈,“听许多学姐说,学长你大学里从来没有和哪个女生走得很近过,哪里有女朋友!”


“这个啊,因为我的恋人今年也才刚入学,和你是一届的。”王嘉尔笑着解释,看到不远处气势汹汹走过来一个人,得,看来等会儿又要想法子哄小醋坛子了。


“不好意思,他已经有主了。”金有谦径直走过来,拉着王嘉尔就走,全程看都没看系花一眼。


“喂,你生气啦?”


“我要去论坛上发帖,告诉全校你是我的,免得那些人满肚子花花肠子整天绕着你转!”


王嘉尔盯着生气的小恋人想,明明缠人又霸道,占有欲又这么强,可是为什么他吃醋的样子这么可爱啊?


 


20岁。


少年贪欢,尝到了第一次甜头,就刹不住车了。


王嘉尔扶着腰有点坐立难安,瞥了一眼在旁边神清气爽的金有谦,小声抱怨起来:“都怪你。”


“这事怎么能怪我?”金有谦脸上是收不住笑的表情,在收到王嘉尔的眼刀后稍微收敛了一些,绷住嘴角态度诚恳地低头认错,“怪我。”


“没有下次了。”


“那可不行。”大型犬又重新黏了上去。


“哎哟,你别抱我,你怎么那么缠人啊。”


“缠人也是你惯出来的。”


王嘉尔摆出悔不当初的表情:“早知道一开始就拒绝你了!”


“哼哼,晚了。”


 


——你明明知道我缠人又小气,满心满眼都是你,容不得你喜欢别人,你怎么从来都不拒绝我,还都顺着我?


——笨蛋,因为我也喜欢你啊。


 



菠萝迪迪怎么能这么可爱还他哥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