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凌李】别撩我(上)

腹黑伊依:

新人试水


私设如山,ooc我全背~


-----------------------------------------------------------------------------


私设


凌大院长跟小李警官刚刚在一起,同居不久,还没有滚过床单,甜不甜我不造~算个日常吧~就酱!


-----------------------------------------------------------------------------


凌远今天临时加了两台手术,从医院出来已经晚上7点多了,低头看看时间,只好无奈的轻微叹了口气。本来之前约好了晚上跟小家伙一起看电影,结果又放了人鸽子。


凌远很忙,李熏然也很忙,虽说现在住在了一起,但是相聚的时间却总是寥寥无几。常常他下班了,小家伙在忙,小家伙休假了,他又临时被叫上了手术台。好在大家都很理解对方的工作性质,倒没因为这个吵过架闹过什么别扭。


凌远回到家,轻手轻脚的开门进屋,站在玄关处鞋还没来得及换,就看到窝在客厅沙发角趴在茶几上睡的醉生梦死的李熏然。“败家孩子”凌远心里暗骂,加快换鞋速度,直奔人去。


凌远弓下腰,轻轻推了推小家伙,尽量放轻语气“然然”


李熏然顶着乱糟糟的卷毛,揉着眼睛坐起身,睡眼朦胧的看向来人,哑着嗓子含糊不清“你回来了”


凌远无奈,把人扶起来到沙发上,揉揉一头乱发,轻声问“怎么趴这儿睡着了,有没有着凉”


李熏然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没事,没事,我身体素质好着呢。”


凌远瞪他一眼,把外套脱下来搭在沙发沿上,边松领带边问“晚上吃饭了吗?我下面给你吃”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李熏然瞬间一个激灵清醒了,瞪着圆圆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凌远,好似不认识他般。


凌远一脸的不明所以“怎么了?”


李熏然皱着眉头“凌远你跟谁学的,这么污”


污?凌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了?他刚刚说了什么?他说下面给他吃……?


……?


……?


……?


好一会儿凌远才琢磨过来,气的去敲李卷毛脑袋“想什么呢,我说我给你煮面吃。”解着袖口朝厨房走,不忘回头叮嘱“以后,少跟着赵启平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小脑袋瓜成天都想些什么。”


李熏然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不服气的小声嘟囔“明明是你自己说的有问题”


凌远瞪他一眼,不再管他,自顾自的去厨房忙活。李熏然自己坐了一会儿,着实无趣,便起身来到厨房门口,抱着臂靠在门框边,一副陶醉的迷弟脸看着凌远忙忙叨叨。“果然会做饭的男人最迷人”李熏然摸着下巴坏笑。


凌远头也不回“ 去拿点麻油来,还有去冰箱里拿点肉片和小青菜”


“哦”李熏然恋恋不舍的把目光收回来,去开冰箱门,叮叮当当一顿乱翻,翻了半天,扯着脖子问“麻油在哪儿呢”又是乒铃乓啷一顿乱翻“肉片你放在哪格了”


凌远提着湿漉漉的一双手从厨房出来“臭小子,我刚收拾好你又给我搞乱了,自己玩去吧,别给我捣乱”凌远看着被翻的乱七八糟的冰箱无奈摇头“真是拿你没办法”。自己轻车熟路的拿出麻油,又在保鲜层拿了配菜准备煮面。


“明明你让我找的”李熏然撇着嘴,不服气的走回沙发,一屁股坐下,嘟嘟囔囔的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听到人不服气的顶嘴,凌远从厨房探出头嘱咐道“你也该熟悉熟悉家里东西的位置,毕竟这也是你家”


小李警官拿着遥控器快速的一个一个换台,往上翻着白眼得意的嘚瑟,继续小声嘟嘟囔囔“我很熟悉啊,你藏起来的薯片我都知道在哪儿~我就是为了哄你装不知道。”


凌远无奈的抿着嘴笑,手上动作不听,往锅里打一颗鸡蛋“好好好,小祖宗,收拾收拾桌子,准备吃面了。”


“得嘞”小警官放下沙发靠枕,小跑着进厨房拿碗筷。




晚饭过后,两人安安静静的享受着独属于两人的时光。凌远坐在沙发上,捧着笔记本电脑看报告,小李警官枕着自家大院长的腿,躺在沙发上举着个手机跟赵启平联机打游戏,时不时的发出“盒盒盒”的笑声。一碗面下肚,凌远本就吃的从内到外暖呼呼的,偏偏身边窝的小火炉不安分,嘻嘻哈哈的在自己腿上动来动去,凌远的心思逐渐不能集中在手里的报告上。


凌远将电脑放到茶几上,搂过小孩探头去看小孩手机“玩什么呢?”


李熏然毫无察觉,美滋滋的边玩游戏边把手机往人眼前举“平平介绍的新游戏。”


凌远一听,气闷了。这大好的时光,赵启平不去跟谭宗明腻腻歪歪,倒跑来霸占他家小警察了。遂夺过手机,一本正经严肃的问“你结案报告写完了吗,就知道玩”


李警官一局游戏没结束就被人没收了手机,抬头一脸懵的看看人脸色着实又不太好,虽不知道眼前人为什么突然阴天,但再无法无天也不太敢顶风作案,遂转个身,走迂回路线,将头埋在人肚子上,长长的胳膊环抱住人腰蹭来蹭去“早写完了”


感觉到这人在腹部蹭来蹭去,还伴着温热的呼吸,凌远“嘶”一个抽气,本就心猿意马在这瞬间就有点把持不住,低着嗓音哑哑的“熏然,你,你…别乱动。”


此时的李警官并没发现自家大院长的异样,抱着人腰的双臂越收越紧,头毛在人肚子上蹭来蹭去“老凌,我发现你好像有肚腩了。”


凌远一把将人捞起来抱腿上,微微顶胯让人感觉到那份炙热,双眼有些微红“是呀,那李警官想一起运动一下吗?”


李熏然坐在人腿上,感受到人的炙热,听着暗示的话语,遂明白了过来。虽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双手环上人脖子,凑到人嘴角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冲人眨眼笑笑,算是默许。


凌远顺势含住人的嘴唇,用仅存的理智分开一段距离,低沉着气声问“明天…什么时候的班”


李熏然皱皱眉,眨了眨圆圆的眼睛,瞬间泄了气。“忘了说,我要去外地拍宣传警训,大概要走十多天……明天一早的飞机。”说完挠了挠后脑勺,不太敢看人眼睛。他也算临时接到的通知,本想着告诉自家院长,可是谁成想凌远赶上两台大手术,还是临时加的。回到家太累了睡了一觉,竟把正事儿忘了。


 凌远冷着脸抱着李熏然,被人挑起的情欲瞬间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到脚的透心凉。凌远冷静了好一会儿才哑着嗓子开口“你就在这等着我吧!行了,我去洗个澡,你赶紧去睡觉,行李我给你收拾。”


李熏然乖乖从人身上下来,坐回沙发,不敢造次,只好堆起满脸笑讨好“嘿嘿,老凌你最好了”说罢,凑过去在人脸上亲一下,继续溜须拍马“那我先去睡觉了,一大早的飞机……哦,那套夏季制服千万给我装到行李箱里,其他的你看着整吧。”说罢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准备回卧室。


凌远看着人,又气又好笑,觉得这么轻易放过小家伙实在太便宜他了,遂凑到人耳边,用着气声轻道“等你回来最好请个假,不然我不敢保证你能不能按时去上班。”


李熏然面红耳赤的将人推开,逃也似的跑回卧室,边跑边喊“老流氓耍流氓了。”


凌远站在一边,抱着臂宠溺的看着自家小孩儿跑回房间,抿着笑摇摇头,独自一人朝浴室走去。




没关系,咱们




来!日!方!长!




TBC






-----------------------------------------------------------------------------


哦,开篇忘了说……没车!【笑脸】


剧情梗由 @吃饼干吗 独家赞助播出!


比心心~





评论

热度(62)

  1. sherry's house腹黑伊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