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杜方】离经叛道

苏合泽绍:

突然来一发,好久不见了。
杜方有点ooc的段子。



01.

方孟敖蹲在家门口抽烟,一张脸皱巴巴的拧着,周身上下散发着,老子现在不爽,谁敢惹我,老子就开飞机撞谁的气场。

方孟敖就纳了闷了,自己这个一向懂事识大体的乖乖弟弟,怎么就像吃了迷魂药一样,非得要跟那个活土匪在一起。

他这个弟弟从小懂事又聪明,方孟敖想着是不是他这个大哥把方家固定的叛逆期数量用完了,以至于他二弟方孟韦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叛逆期的苗头。

没成想,一叛逆还叛逆个大的。



02.

杜见锋也蹲在地上抽烟,旁边的手下根本不敢去招惹他。他裤腿一挽,吊儿郎当的叼着烟卷,时不时烦躁的揪揪头发。

他虽然从黄段子,下流话满天飞的环境中成长起来,但本质上还是个纯情的小处男。

他也不知道怎么撞了大运了,反正就让长在月亮上的小方先生给收了去。

杜见锋没有什么文化,想从肚子里憋出来点墨水哄小方先生高兴,最后还狗屁不通的整出来一句,“孟韦你那么好,你就是那白娘娘转世。”

方孟韦眼皮抽了抽。

杜见锋立刻惊觉自己说错了话,急的改口,“不不不,你是许仙。”

方孟韦瞧了瞧雨打风吹,皮肤糙的没法看的杜见锋,嘴角抽了抽。

杜见锋急了,一拍大腿豁出去一样,“不不不,错了错了,你就是那法海,拿个小钵盂就能把我给收了。”

方孟韦盯着他瞅,半晌实在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来。

怎么办啊,他就是喜欢面前这个乱七八糟的男人呐。

03.

“杜见锋,我哥知道咱俩的事了。”方孟韦跟杜见锋一起坐在军营门口的大杨树底下消凉。

杜见锋闻言,“嗖”的一下子窜起来,指着天上,傻兮兮的问,“那你哥是不是要开飞机炸我?”

“你怕吗?”方孟韦拄着下巴看他。

杜见锋爽快的摇摇头,“老子才不怕,就是吧,他要一下子把我弄死了还好,万一没炸死,炸飞个胳膊腿儿的,我也不能拖累你。”

方孟韦真情实感的觉得老杜的粗神经用来壮胆真是再合适不过,经他这么一打岔,他都觉得面对他哥这事没那么可怕了。

一旦没那么紧张,方孟韦左右看看,四周无人,适合偶尔矫情一下,故意问杜见锋。

“喂,要是我哥死活都不同意咱俩好,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出去见你,还抡菜刀砍你,不让你进我家门,你打算怎么办?还接着跟我好吗?”

方孟韦本意是想这么真的假的说一通,然后诱杜见锋说点什么“不管怎样,我一定不会放开你的手。”,“就是死,老子也得跟你死在一起”这种表决心肉麻兮兮的好听的话。

但他没想到那缺心眼的,摸着下巴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说,“孟韦啊,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个事。万一你家里真死活不同意,那咱俩的事就先放放。你千万别又绝食,又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再让自己伤到。我知道你跟你大哥重逢不容易,所以你也别为了我就说跟家里断绝关系这种话,咱们慢慢来啊。”

方孟韦刚开始听见“那咱俩的事就放一放”这句话,差点就要给杜见锋一拳,再转身就走。等他听杜见锋絮絮叨叨的说完了这段听起来很没出息,可是无一个字不是为方孟韦着想的话,心里头又没忍住软塌塌成一片。

所以说,他喜欢这个傻子什么啊,一定是中毒了吧。所以,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个傻子啊,就是傻子!就是!

方孟韦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口不对心的把手伸过去,拽住了杜见锋的手。

天气有点热,两个人的手心都出了层薄汗。汗水跟汗水腻在一起,皮肤跟皮肤贴合,两个人互相作孽一样传递着热度,却都舍不得放手。

老杜心里砰砰直跳,明白这是有一架机关枪在他心里“突突突突……”,可能开枪的人就是小方先生,他被打成筛子,依旧觉得甘之如饴。


04.

方家比起一般的家庭,到底还是更经得住事的。

方孟敖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既没拎上菜刀直奔杜见锋军营兴师问罪,也没把自己弟弟关起来切断跟杜见锋的联络,顶多是对着方孟韦的脸色就没好过。

大方没给小方下禁足令,不代表小方敢堂而皇之的在老虎屁股上拔毛。他深刻懂得方家,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的良好风尚,主动减少白天跟杜见锋的见面频率。

这天,实在很想念小方的老杜,趁着月黑风高,跟小方商量了一下暗度陈仓的计划,等方孟敖睡下之后,小方就给老杜信号,老杜再找个梯子顺着窗户爬进去,来个神不知,鬼不觉的私会。

事情往往败在细节。

这件事情一个很严重的纰漏就是,方孟韦的窗户跟方孟敖的窗户是挨着的。

于是,等老杜哼哧哼哧心满意足的就要爬到小方窗户里的时候,方孟敖的窗户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打开了,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方孟敖的窗帘刷的拉开,露出后面方孟敖那张铁青的脸,老杜愣在梯子上,跟方孟敖相对无语。

“别往那爬了,爬这儿来。谈谈!”方孟敖居高临下的说完,就消失在了窗户前。

杜见锋不敢不从,只能在小方“壮士保重”的目送下,爬进了方孟敖的窗户。

这都什么事啊,夜里会个心上人,结果心上人的屋子没进去,倒爬了大舅子的房!这传出去,还不得被笑话死,杜见锋悲痛的想着,但很快形势就不容他胡思乱想了。

他跟方孟敖之前没怎么打过交道,军营里也是彼此听过彼此的事迹,偶尔划过一点点英雄惺惺相惜的念头,也就那么过去了,毕竟实在没什么真交情。

杜见锋有点忐忑,侧着耳朵听隔壁小方的声音,想找点安慰。

方孟敖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别听了,我让他下楼了。有些话,不方便他听。”

杜见锋点点头,端正的坐好。

“抽烟吗?”方孟敖摇了摇手里的烟盒。

杜见锋其实紧张死了,恨不得立刻点上一根,但又想到这是大舅子的卧室,实在不好给人添乱,只能违心的摇头。

方孟敖似乎嗤笑了一下,自己点烟来抽。

杜见锋抓着裤子边等他开口,等了整整一根烟,方孟敖一个字都没说,然后又开始点第二根烟。

杜见锋这次扣着沙发边等他开口,等第二根烟明明灭灭的没了踪影,方孟敖还是一个字没吐出来。

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气氛里,杜见锋一动不动的抽完了四五根方孟敖的二手烟,呛的紧张情绪全没了,只能干瞪着眼,得出大舅子是个老烟枪的结论。

最后方孟敖终于不抽烟了,但是也没说话,就重重的叹了口气。

杜见锋心里被这声叹息砸出了个小坑,平白想象了下要是方孟韦是自己弟弟,此时此刻改是什么心情。

“嗵”,膝盖重重磕在地板上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杜见锋的身体比意识更快的动作。方孟敖一脸震惊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单膝跪下的杜见锋,翕动着嘴唇,半天没说出话。

谁还不是英雄咋的?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一跪,英雄当理解英雄这里面关于一诺千金的事情。

方孟敖还没说话,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拖鞋摩挲地板的声音,方孟韦火速跑上来,有点着急的拍门,“哥,哥你好好说话,别打他。”

“我没打他!”方孟敖翻了个白眼,有点吃醋,这弟弟也太胳膊肘往外拐了吧。

方孟韦愣了一下,像是突然想明白什么事,喊道,“杜见锋,你敢打我哥,我跟你拼了!”

“我连你都不敢打,哪敢打你哥啊。”杜见锋可怜巴巴的分辨。

“那你在干什么呢?”方孟韦奇怪。

“我在给你哥下跪呢。”

方孟韦静了一会儿,隔着门板,声音清晰,逻辑清楚,态度笃定的说,“你开门,我进去跟你一起跪。”

杜见锋摇摇头,“你别进来。你跪我心疼。”

方孟敖,“……”

麻蛋,当老子不存在啊!


05.

“孟韦从小就比我乖,比我懂事。”方孟敖有点感慨道。

“他就看着听话,其实可有主意了。”杜见锋无比自然的接上。

方孟敖点点头,“一旦决定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犟劲上来,龙潭虎穴也敢闯。像头小毛驴!”杜见锋笑了一下,心里头像被人用拂尘轻轻撩过。

“不许你这么说我弟弟!”方孟敖斜眼看他。

“哦。”杜见锋点点头,乖乖成了锯嘴葫芦。合着你弟弟只有你能说,我就不能吐露点爱的秘语了是吧。

方孟敖看着杜见锋一脸七个不服,八个不愤,还得硬装孙子的德性,心里头十分舒爽。

等到天快亮,方孟敖突然凑过去拍拍杜见锋的肩膀,透露出有点笨拙的真诚。

“好好对他。方家的列祖列宗在天上看着呢。”方孟敖指了指天上。

杜见锋打了一个激灵,低头又抬头,跟方孟敖敬了一个军礼

“一定不辱使命!”

等杜见锋出了方孟敖房间的门,突然被一只胳膊拉住,顺势就被拖进了方孟韦的房间。

方孟韦睁着大眼睛紧张的盯着他看,忐忑的等着他说出结果。

杜见锋摸了摸小方同志的脸颊,低声道,“我现在给你一个拥抱别的男人的机会,快去吧,你哥在隔壁。”

方孟韦瞬间眼眶有点红,他冒冒失失的拉开门奔出去,杜见锋支着耳朵听他跑在地板上的声音,不小心碰倒东西的声音,推开方孟敖房间门的声音,然后是方孟敖惊讶又反过来安慰他的声音。

杜见锋摸着鼻子笑出来。

没过多久,他又听见拖鞋声“哒哒”的跑回来,速度很快,冲刺,推门,扑过来,杜见锋动作很快,接过小方,立刻把他按在墙上,两个人忘情的亲吻起来。

杜见锋用腿抵着方孟韦,把他固定在墙上,然后腾出手来摸进小方同志的衬衫,嘴巴也不闲着,一刻也不离小方同志的嘴唇。方孟韦非常积极的回应他,无论是接吻的唇舌,还是激动的有点颤抖的双手。

两个人太高兴了,仿佛取得了什么重大事情的胜利,要靠彼此的身体来狂欢。杜见锋做出榜样的先扒掉了小方的裤腰带,然后小方也哆哆嗦嗦的抽出了老杜的裤腰带,然后没怎么在意的一扔,力气没使对,砸在长穿衣镜子上,哗啦一声,玻璃碎了一地。

隔壁传来方孟敖忍无可忍的嚎叫。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






















评论

热度(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