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楼诚衍生/杜方】窒息的爱 (小甜饼一发完 )

强摘的果实不甜:

卧底AU / 私设有 / 小甜饼一发完 / 请一定要看到最后 


 


01


 


杜见锋第一次遇上方孟韦的时候是个雨天,小孩儿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少年,在滂博大雨中面对着突然在面前倒下而血流如注的人瑟瑟发抖,睁圆的双眼里布满了恐惧,却咬着牙不哭不喊佯装镇定。人不是杜见锋捅的,他只是听见凌乱的脚步声所以过来看看,怎么说也才刚晋升为这区的副堂主,地盘上出了骚动,意思意思也该来走个过场。他叼着根烟,淡淡地瞥了身为目击者的方孟韦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伸手拖走动手的小弟。


方孟韦一直到人都走远了才敢呼出一直憋着的气,颤抖着掏出手机叫救护车。从那之后,他便连续做了好几天的恶梦,每一次黝黑黏糊的梦境都会停在杜见锋那双锐利的眼眸之下,他一次又一次地在惊喘中坐起,摀着满是冷汗的额头安慰着自己说不要紧,这事儿不会再碰见第二次了。


 


方孟韦后来考上了警校,毕业后和大哥一起进了缉毒,谁也没想到一场边镜的小规模枪战会让上面指定方孟韦成为卧底,谁也没想到方孟韦第一天进黑龙会就直接遇上杜见锋。


他不记得杜见锋的样貌,却忘不了那夜夜出现在梦境里的眼神,几乎是一抬头看见身边人口口声声的杜哥,他就不自禁地颤动了一下,还好所有人都当他是紧张。


 


02


 


不晓得是记得自己还是合眼缘,杜见锋不动声色地把方孟韦划分到了自己的身边,说是欠个开车买烟的小弟,正巧方孟韦长得乖巧又听话。方孟韦顿时间就变得像是供品一样献给了杜见锋,周围人不怀好意的眼神令他忍不住握紧了双拳,还好杜见锋本人一点这种意思也没有,放在身边还真的就是负责跑腿开车门,有时候兴致来了甚至还让方孟韦坐副座,口口声地嚷着老子今个儿就是想开车,你他妈别瞎嚷嚷的快滚去边儿坐好。


只是每次这兴致来的时候都恰好是方孟韦精神不济或身体不适之时,巧得令他在心里边打鼓,就唯恐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被发现了身份。


 


虽说是跟在杜哥——跟在副会长身边,但方孟韦也没大多机会接触到毒品交易,迟迟找不到有力的线索提供让他有些着急,越着急就越容易不小心露出破绽。某次趁着月黑风高跟接头人联络,挂掉电话后转身,却看见杜见锋带着人站在离电话亭不远处的地方静静地看着自己。


完了,他心想。


 


但杜见锋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了良久后说自己饿了,要方孟韦开车去买吃的。方孟韦什么也不敢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低着头应了声是便快步离去,完全没有注意到杜见锋在和自己擦肩而过后便冷下了整张脸。直到他拎着烤串回来,直到他发现杜见锋带着淡淡的血腥味一个人在等车。


方孟韦有秘密,而杜见锋替他隐藏了秘密,嫁祸给了另一个人,甚至不问他为什么。


 


03


 


无形的线,无形的制约将两人更加紧密地捆绑在了一起。杜见锋一次又一次、明里暗里的照顾着方孟韦,而方孟韦也在一次次的帮助下糊里胡涂的对杜见锋产生了另一股无法言明的感情,他理智上知道杜见锋混到了副会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也知道自己是在玩火,可却还是无法控制住想相信他的心,无法抑制地一头栽进了危险的爱情之中。


 


挣扎、动摇和道德拉扯都在情欲与喘息之下被无限放大,身体被贯穿填满,心被柔腻塞满,承受不住的自责和情绪都化成了滚落的液体。爱在是非黑白面前,被撕扯得七零八落,看不见明日的希望,只能贪婪着今日的放纵。


 


04


 


半个月后,掌握到有力证据的方孟韦,报了信抄了黑龙会的老窝,亲自铐上了杜见锋。


 


05


 


他红着眼眶,一语不发,颓丧却挺直着背脊坐在警局休息室里,他想了一百种方法,可是没一种方法保得了杜见锋。


 


直到他看见方孟敖把人领出了看守所,直到他看见方孟敖亲自拆掉了杜见锋的手铐后转身离开。


直到他看见杜见锋动了动手腕,带着痞痞的笑意对着自己张开双手。


 


06


 


方孟韦依旧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个劲儿的揍杜见锋,毫不留情的拳头一拳拳的往他身上砸。


杜见锋没躲,也没挡,更没还手,只是在方孟韦喘不过气地猛掉泪时狠狠地拥紧了他。


他浑身都疼,嘴角还挂着血丝,可是在自己怀中哭得歇斯底里的人更令他心疼得无以复加。


 


「孟韦,没事,都过去了。」


 


「对不起,瞒着你。」


 


「谢谢你,愿意爱我。」


 


07


 


熬过的苦终将酿成甜腻的蜜,被安排做卧底的方孟韦,和早他十年被安排做卧底的杜见锋,因为重大的贡献而被准许放了长假。


「你滚开,我那时候真是瞎了眼才跟了你!」方孟韦恶狠狠地甩了个抱枕到杜见锋脸上。


「老子这么好,你不跟我要跟谁?」杜见锋也没生气,甩了抱枕笑瞇瞇地往方孟韦身边凑。


「滚滚滚,带着你的厚脸皮往单人沙发那边给我滚去!」被逼得没位置退后的方孟韦向后倒,抬腿一脚踩上了杜见锋的胸口说。


「偏不,老子媳妇在这儿,就乐意待在这儿。」


「那你说你支持哪一队?」方孟韦绷紧了腿不让杜见锋靠近一厘米,瞇着眼睛问。


「……」


「说啊,不说别过来!」


杜见锋在心底咬了咬牙,去他的什么世足赛,去他的什么支持不同对来干一架,什么都没有老子的孟韦重要!


「德国队!」他喊。


「……哼,这还差不多。」方孟韦昂起下巴,得意洋洋又神气地哼了一声,刚松了力道就被杜见锋给抓着脚踝拉了一把。


他整个人躺在了沙发上,被杜见锋压得动弹不得。


「你、你起开!」


「喊声杜哥就放了你,嗯?」杜见锋舔了舔下唇说。自从他俩恢复身分后,方孟韦就再也没喊过他杜哥,每回他忆起那时候方孟韦唯唯诺诺地喊着他名字的场景,就忍不住地心头发痒。


「想得美!」方孟韦瞪着眼睛,直接张口往杜见锋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嘶,反了反了,老子几天没管教媳妇儿就野了,会咬人了啊?」杜见锋轻轻地捏着方孟韦的嘴,说出口的话语满满教训,语气满满宠溺,他就着那红艳的唇吻上去,又被别扭的人儿给咬上了好几口。


 


铁锈的味道激起了占有欲,方孟韦在强势又温柔的攻略下迷迷糊糊地低喊了声哥,惹得杜见锋受不住地直接飙了句脏话。


 


操!





评论

热度(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