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凌李】家仙

汇丰银行231:

封建迷信。
请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指导下观看。

这是我欠凌李的添砖加瓦,虽然已经回到前20了。



1
李熏然是只家仙,供奉他的人家姓许,在明代的时候是个挺兴盛的家族。
老爷行商的,赶夜路遇到山体滑坡被堵在了山道上,下了马车不知道咋滴福至心灵,在一堆漆黑的土里扒出一只棕毛狐狸。

2
狐狸的毛还有点打着卷儿,像是洋人的头发似的。
许老爷见多识广,赶紧把看热闹的下人遣散了把还有呼吸的狐狸抱进自己的座驾。
拿烈酒给擦了伤,上了些金创药,还吩咐人赶紧拿钱骑马去附近的村落买只鸡来。

3
李熏然醒过来的时候,除了身上有点疼居然一切感觉良好。
身下是软乎乎的垫子,一缕阳光透过竹帘子照在他皮毛上,这应该是辆马车,规律地摇晃着前行。
他心里一慌,卧槽不是给人捉住了吧。
动动内丹,诶没事?他在软垫上滚了滚,伸出四爪仔细地看看,也没有感觉到什么禁锢。
呼拉一声马车的布帘掀开了,李熏然四肢朝天和来人大眼瞪小眼。
这真的有点尴尬。

4
后来的事情顺理成章,一个虔诚又有钱的供奉者救了你一命,还弄了一桌子鸡给你吃。
狐狸能怎么办,只好屈尊当了许家的家仙。
因为相处地挺愉快,一当就是几百年,守着这个家族和这片土地一样从兴盛到衰落,然后泯于众生。

5
“就算你这么说……你知道的,我是个医生。”凌远无奈地看着盘腿在他沙发上吃肉脯的青年,一头棕色卷发,看起来一点不像活了几百年的狐狸精。
“医生怎么了?”李熏然抓了把花生。
“医生一般比较相信科学。”
“没不让你信科学啊,我也很信的,最近想去做个离子烫。”
哦,凌远面无表情地想,我信的科学和您信的可能不是同一种。

6
“那你这些年去哪儿了?”凌远有些挣扎地想起那个男人,虽然到他死他们一共没说过几句话,但那人怎么看也不是个信家仙这种事的人。
李熏然闻言叹了口气:“你当我们容易啊?玄学这东西就跟萌cp一样啊,信则有不信则无。你家几代的蹉磨下来,供奉断了几十年,我没了供奉就越来越衰弱,只能暂时睡过去了。这一睡就又是几十年,今天早上才醒。”他又抓了一把鱿鱼丝:“不介意吧?”
“没事,你继续吃。”

7
凌远瞟了一眼安静地搁在沙发上那条蓬松的打着卷毛的尾巴,毛尖尖轻轻凭空勾了勾,他心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有点动摇。
摸家仙尾巴不知道会遭什么报应?
为了掩饰凌远赶忙继续话题:“那你怎么没走?去找别的供奉不好吗?”
李熏然摇摇食指:“家仙是签了约的,如果没有你家的血脉释放我,我是走不掉的。”


8
“那如果永远没有这个血脉的人再信家仙呢?永远没有供奉你会怎么样?”
李熏然眯了眯眼睛看着凌远,这让他看上去终于开始像只狐狸了:“一般来说,家仙没有供奉也不被释放……是会作祟的。”他龇了龇牙,露出一点点犬齿:“那种怨恨是可怕的哦。”
凌远一点都不怕,盯着他露出的一小截舌头看。李熏然见没吓到他,又窝回沙发里无聊地开始吃雪饼,咔哧咔哧,尾巴跟着一晃一晃地。


9
凌远忍不住出声:“你尾巴……”看起来有点好摸。
“嗯?”李熏然低头看看:“你怕啊?我暂时收不回去,等我吃一会儿回复力气的啊。”
凌远开始考虑要不要让他少吃点。


10
可是话还是要谈。
“那你怎么忽然又出现了,我似乎没有什么供奉行为,而且我也不姓许,你怎么找到我的?”
“因为啊,我是个合格的家仙。”李熏然舔舔嘴边的雪饼渣:“你看看你这日子怎么过的,身体身体也不好,老婆老婆也跑了,人人都能怼你,里外不是个人。”他痛心疾首:“我心疼啊。”
凌远愣了愣:“你心疼我?所以醒过来了?”
李熏然得意地点头:“是不是觉得老祖宗我棒棒的?”
凌远面无表情地点头,小祖宗你棒得我真想亲你一口。


11
于是李熏然愉快地住了下来,虽然凌远住的已经不是以前那种大宅子,不过小跃层也给了狐狸很大的活动空间。
凌远正在厨房里烧鱼,听见动静回头就看见一长条棕色的狐狸从小二楼跃下来,扑进沙发里就变成了长手长脚的青年,滚在皮垫上去够果盘。


 凌远萌出血了,脸上毫无波动地转回去继续烧鱼,玄学也没什么不好的。

12
李熏然不挑食,给啥吃啥,他说供奉都是香火,什么品种都不会嫌弃的。
一条罗非鱼他吃了大半,打着嗝去盛鸭舌汤。
凌远忽然想起个事儿:“别人家有家仙么?比如我养父母。”
“想的美你。”李熏然叼着鸭舌像从嘴里伸出了一条蛇信子:“家仙一般都是咱们狐狸,黄皮子或者蛇,因为这三种都是阴性灵物,耐得住性子守护一方,也比阳性灵物更需求主动供奉。你们住这种楼房盖了才几年啊,又不是什么风水绝好的格局,没有因缘请不来家仙的,除非像我这样,世代传下来的。不过世代供奉的话一般都飞黄腾达了也不会住这样的房子,如果像你家这么断了供奉,基本也被怨恨的家仙祸祸完了。”
说着他仰起头一副“快夸我善良”的样子。

13
凌远忍不住揉了揉他卷卷的棕发,瞟了一眼他的屁股,尾巴已经收回去了,好遗憾。
“那谁保护他们呢?”
“不知道,居委会吧或者片儿警?”
好吧,这逻辑也没别的仙儿了。
“明天想吃什么?”收拾碗筷的时候凌远问。
“啊,明天我要出去一趟,午饭不用给我做了。”李熏然蜷在沙发上,吃饱犯困心不在焉地看电视。
凌远的动作顿了顿:“去干嘛?”
“有点事儿。”看他明显不想说,凌远洗了碗回房间翻出以前的一个手机。

14
“给我?”李熏然瞪大了眼。
“里面我存了我的,院长办公室的还有韦三牛的电话,有事情打给我。我不接顺序打下面两个,就说是我弟弟。”
“谁是你弟弟啊!没大没小的!”
凌远笑:“好吧好吧,我哥哥。”
李熏然还是觉得自己吃亏了,不过谁让他疼孩子呢。

15
李熏然从市里到山区,也就是个瞬移的功夫,他带了个很大的塑料袋里面都是凌远给买的零食和罐装啤酒。他没有再用法术,而是一步一步从野道往山林里爬去。
草丛里的蛇虫鼠蚁都吓得四处逃窜,这可是一只几百年的大狐狸精。
他越走越深,树木变得高大,阳光被割成一缕一缕地,雀鸟在树梢歪着头好奇地看他,像是几百年前随处可见的场景。

16
他走了挺久,到了一颗树跟前绕了一圈闻了闻,就把手里的塑料袋丢下来把薯片肉脯麻花雪饼拿出来堆放好,一屁股坐在了树根。
掏出一罐啤酒打开靠着树摆着又给自己开了一罐。
“老许啊,我来看你了。”
“我找着你家的小子了,挺有出息的是个医院院长呢。你晓得院长是什么不啦?就是大夫头头啊。”
“你家小辈断了供奉我也不怪你,你别老是托梦给我哭了,有本事托梦给他们啊,害我那几十年都睡不好觉。”
“那个时候你说,不敢要我一生一世给你家当家仙,就签五百年,马上要到时间了。可是凌远的供奉特别好吃啊,你尝尝看,这个雪饼可香了,还有菠萝啤也好喝,他烧的鱼和鸡都好好吃,但是我昨天吃光了忘记给你留点,别生气啊。”
“哦对,他现在不姓许了,你也别怪他,他爸那就不是个东西。其实姓什么没关系,我们家仙也不看姓什么,他很好,我会好好对他的。” 


“所以我就是来跟你说一下,我准备跟他续个约你看成不?”



17
树当然不会说话,深埋在土壤和历史里的人也不会,精怪与人类对时间的认知差别太大了。几十年几百年,跌宕起伏也是过,一睡经年也是过。
就当许老爷同意了,狐狸拍拍屁股把酒浇在树下,供品拾掇拾掇提着塑料袋又下山了。
忽然他手机响了,凌远给的那个。
李熏然像模像样地划开屏幕接起来:“喂?”
“怎么刚才一直打不通,你在哪儿?”凌远听起来有点焦躁。
李熏然看看身后的山:“哦,信号不好?是这么说吧?你找我干嘛啊,我马上回家了。”
凌远顿了顿:“想问你晚上吃什么。”
“不加班啦?”
“今天那个富贵病的忽然想通了,决定去锻炼身体不占病房了,我就不用去给他做思想工作了。”


18
“是不是你的功劳?”凌远笑:“感觉你来了以后我真的什么都变顺了。”
他手里的笔在白纸上一点一点地算着:“分院赞助一下来了好几家,还竞争起来了。医院的人也忽热开窍了似的,李睿都开始支持我的改革了。最近我的胃疼好像也没怎么犯。刚才我妈居然打电话让我明天回去吃饭,说给我熬猴菇汤。”
电话那头有车呼啸过去拉出的风声,好像把时间全部都磨灭,科技电波能穿越几十年几百年的时间。
凌远忽然觉得原来姓许的血脉,竟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那当然了,我可是家仙呢。”李熏然得意道:“晚上给我整个栗子烧鸡!”




评论

热度(1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