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凌李】夜游神

汇丰银行231:

封建迷信和标题党。



1
扫地机器人,顾名思义这是一种用来清洁地面的科技产品,
它的工作一般包括绘制房间地图,根据地图进行无微不至的清扫,然后自己回去充电。
但一定不包括成为室内宠物的坐骑。


2
“你特么才是室内宠物呢!老子是家仙!!”李熏然炸毛了,虽然他卷卷的毛炸和没炸区别不大。
“怎么了?”凌远端着菜碟从厨房走出来,给坐在扫地机器人身上巡视疆土的狐狸展示了一下盘子里的菜色:“吃饭了,变回来吧。你刚骂谁呢?”
“天外之音,你凡人不懂的。”
“哦,盐酥鸡可能有点老。”凌远放下盘子,走过去拿脚抵住圆圆的机器人,抄着李熏然的前爪像抱猫似的把他抱起来,可怜的清洁工被阻拦了一下貌似有点懵逼,前后转了两圈才找回原来的路线。

3
狐狸细细的爪按在凌远胸口,伸长鼻子在他嘴上闻了闻,皱皱脸:“花椒。”
“酸汤鱼不放花椒不好吃。”凌远抿紧了嘴唇,强忍想在那小鼻子上咬一口的冲动。
“好吧好吧,也不是不能忍。”李熏然轻轻一挣跳下地就变成了青年的模样。
软蓬蓬的尾巴从手里滑走一瞬,凌远有点惆怅。


4
他们同居,哦不,李熏然给凌远镇宅已经三个多月了。
本来还是一人一间,隔着一条走廊两扇门板相安无事地睡。
可有一天凌远回来得很晚,李熏然本来已经睡了,两三点的时候他依稀听到门声,就醒了过来,本来睡了几十年现在睡眠也不沉,索性就爬了起来。

5
清醒那一瞬,他就感觉不对了,动了动耳朵他听到凌远杂乱的心跳和又涩又沉的呼吸。
他隔着门缝看凌远仰头瘫坐在沙发上,眼睛微红地盯着天花板。
凌远并不知道李熏然醒了,坐了一会儿手机震动,他接起来走到阳台去。
李熏然犹豫了一下侧了侧耳去听了电话内容。

6
原来今天凌远主刀的一个小病人去世了。
只有十二岁的姑娘,一直等不到肝源,在今天抢救手术中最终没有挺过来。
电话里韦三牛支支吾吾地劝凌远别自责,这个小姑娘最初是凌远接诊的,这两年多里凌远忙分院的事情也没有忘记关注肝源的事情,可他没想到这么快,这个幼小的生命那么脆弱,消逝地太快了。
他想如果他更努力一点去找,如果他再重视一些,是不是就是另一种结果。
但其实他又比谁都理智,他知道他不是神仙。

7
可我是神仙啊,李熏然看着那个仿佛要湮灭于夜色的背影,在心里说,凌远你别难过。

8
凌远冲了把澡冷静多了,准备稍微睡会儿就去上班。
他路过李熏然的房间,门紧闭着,他站在那里对着门看了好一会儿,嘴角勾了勾,走回自己房间。
房里一片黑暗,他也没有开灯,掀被上床怀里忽然就钻进了个毛团子。
凌远猛地怔住了,僵在床上不敢动弹。
“这么晚才回来。”李熏然在他胸口拱了拱。
“熏然?”当然是,他一摸到就知道了。
“唔……我冷,就过来了。”
“那怎么不开暖气?”
“闷,哎呀你那么多话!我就要睡这!”
凌远在黑暗里笑了,紧紧搂住暖软的狐狸大胆地揉了揉那蓬毛尾巴。

9
李熏然哼了一声,本来想龇牙,但是想到凌远刚才那个可怜样心又软了。
算了算了,就当安慰他了。
但是人家竟然越揉越带劲,甚至还捏他爪上的肉垫。
嘭,狐狸变成了人,一把抓住凌远的手把他摁在枕头上:“睡觉!再闹大灰狼来吃你了!”
凌远笑:“我好怕啊,那你要保护我。”
狐仙的人形鼻梁挺直,他在那里轻轻吻了一下,就陷入梦乡了。
李熏然看着他秒睡的脸,摸摸鼻梁脸有点红。


10
然后李熏然就再没有回过对面那个房间。
第二个月凌远把那里改成了个游戏室,放了台体感游戏机给李熏然玩。
李熏然因此特别高兴,晚上睡觉的时候变成狐狸给他摸了会儿尾巴。
其实凌远更想干点儿别的,但不能操之过急了,还是先玩会儿尾巴吧。

11
“我要出个差,大概两三天吧。”吃了饭,两个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凌远说。
“什么时候走啊?去哪儿啊?”李熏然嚼着喂到嘴里的芦柑。
“后天早上,去首都开个会。”
“哦。”李熏然撅了撅嘴,把外卖单从茶几里拿出来研究。
凌远摸了摸他卷卷的发尾:“要么,你跟我去?”
“不去,你开会我去干什么,无聊。”
确实会无聊,凌远去的不是什么公费旅游吃喝玩乐会,是真的医疗制度改革会议,时间很紧凑,肯定是没空陪着李熏然的。
“那你要好好吃饭。”
李熏然斜眼看他:“担心什么,你都不该担心这个。”


12
李熏然的各种外卖网购app都绑着凌远的卡,凌远不但上供了所有银行卡和理财账户密码,连手机都添加了李熏然的爪纹,供奉地极其虔诚。
狐仙自然是要投桃报李的,除了吓唬吓唬混在人类中间居住的低等杂妖,还要经常抱着凌远睡的时候给他净化一下医院带回来的血气和怨气。
别小看这些,要是心志脆弱或者身心俱疲的时候,很容易被累积的负面物质乘虚而入。

13
叮咚叮咚李熏然的手机响了,他搓开微信看了一眼对凌远说:“你后天走,明天能早点下班吧?有点事情。”
凌远点点头:“能,什么事?”
“明天你就知道啦~”李熏然看着挺开心的,应该是好事。

14
第二天傍晚李熏然去接凌远下班,他瞬移到院长办公室的时候凌远正在换衣服,吓了一跳又有点无奈:“祖宗,要是有别人在怎么办?”
“我当然是知道没有别人在啊。”李熏然得意:“走啦走啦!不然来不及了。”

15
夕阳一点点地下沉,凌远按着李熏然的指示开了好久,开到天色漆黑他都想打开导航看看他们迷路到哪里了。
李熏然咔哧咔哧地吃雪饼,还喂了一块给凌远:“加油,马上到了!”
凌远一给油门,车在旷路上刺溜出去好远,他才发现已经很偏了。
“停停停!”李熏然终于喊了停,下车去对着天看了会儿:“下来,车停这儿。”

16
凌远把车靠边停好,就被李熏然拉着手一起趟进了干枯的深草里。
他们往一处林子走,月亮已经升起来了,莹白的光从树间照在地上。
“带我去哪儿啊这是。”凌远捏了捏他的手。
“我是狐狸啊,”李熏然回头吊着眼笑:“你居然胆子这么大跟我到荒郊野外来,我当然是要把你先酱酱再酿酿,然后吃得连骨头都炖汤啦。”
凌远失笑,什么酱酱酿酿的,哪个倒霉电视剧里学的。

17
钻出林子竟是一片小塘,月华洒在水面上一漾就碎了,周围的树木异常高大,使得这方所在像是个井底一般。
凌远回头去看,刚才他们走的那片林子居然也是无数的参天巨木组成,有这么高的吗?明明在里面时还能看到月亮。
他有点恍惚,本市居然有这样的地方吗。

18
“平平!”
塘边站了个人,听见李熏然的声音转过头来。
“赵医生?”
“凌院长?”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了。
李熏然挠挠头:“啊?你们认识哒?”

19
“然然,你不说是你家供奉的事情?”
“是啊。”
“供奉你的不是姓许的人家吗?”
“这个……。”
“你约不会续错人了吧?我讲你睡几十年起来肯定有点傻吧,让你考虑清楚你非要急着续约。”
“不是,这个说来话长啊……”
赵启平看了凌远一眼:“算了,以后再说,时间要到了。”

20
他话音刚落,水面上泛起一阵涟漪。
一个柔白的影子慢慢显出身形,凌远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矮小的影子踩着水走过来。
“杨珍雪?”
女孩子半透明的身影走到了塘边,却再没踏上陆地,她笑了脸上两个小酒窝:“凌医生好。”
像每次查房一样乖巧地问好,还穿着她走那天略大的病号服。
“这……”凌远无措地看向李熏然。

21
李熏然轻轻把他往前推了一步:“平平能把小杨带出来的时间不多,说几句话吧,迟了帮忙的鬼差大哥难做。”
“凌医生。”小姑娘细细地说道:“我真的舍不得,爸爸妈妈老师同学还有一直在帮我活下去的医生护士们,可是我知道我得走了。那天在手术室我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我看到您哭了,我很高兴还能亲口说一句,谢谢您。”
“杨珍雪……”凌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您是个好医生。”女孩子微笑着往回退去,看着李熏然和赵启平说:“也谢谢两位神仙哥哥。”

22
赵启平笑道:“回去吧,你会投个好人家,一生健康喜乐。”
女孩子消失在月光下的水中央。
凌远回过神来望向李熏然,盛着粼粼波光的瞳仁直直地把李熏然看得有点脸红。
“放心啦,平平可是夜游神呢,他说的肯定没错。”
话音未落就被紧紧抱住了,狐狸手足无措地看向他的好兄弟。
赵启平立马做了个拜拜的动作,原地消失。

23
“熏然……”凌远在他耳边低喃,滚热的呼吸钻进他的脖子里。
狐仙要是露出了兽耳的话一定羞地都别到脑后了。
“你你你别太感动啦,我是家仙嘛,总要做点事的。你实在感动出差回来给我扩充一下菜谱就行了…我要汽锅鸡,一鸡三吃,虫草黄焖鸡…唔唔…”
狐狸的嘴被堵住了,参天巨木繁茂的树枝割碎了偏移的月光,照在他绯红的脸上。




评论

热度(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