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楼诚衍生/凌李】专属治疗法

强摘的果实不甜:

※人鱼AU


※系列短篇请点tag


※无逻辑短篇甜饼


※还 @良 | 失蹤人口  照顾凌远的点梗




-




凌远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心虚过。当他看着李熏然板起一张脸,双手怀胸坐在床边宛如审讯的模样,就不由得想飘移视线,可是他才刚往牆壁的方向挪了挪,就听见李熏然低沉得说了一声别动,他立刻停下了所有动作。


这大概也是他第一次在李熏然面前这么乖巧听话。


或许是身为一个医者平常都有和医疗器材进行良好互动的关係,体温计非常适时的在这尴尬地瞬间出来解了围,哔哔哔地叫着回报往常恩情。


凌远才刚把体温计从腋下拿出来,李熏然就把手伸到了他的面前讨。


……反正总归是会被知道数字的,也不差这几秒。凌远心一横把体温计递了出去,就看见李熏然彷彿不敢置信般地瞪着上头的数字。


「老凌!三十九度!你要不要告诉我,你就这样烧了一整个晚上都没管?」


李熏然还记得他头一次用会这一小根量温度的玩意儿还是凌远手把手教的,那个时候的他刚上陆地没多久有些水土不服,浑身热得可以哪儿都难受,还以为自己就快死了顶着烧红的脸蛋和凌远道别,害得凌远又吓又心疼,手忙脚乱的在戏水池裡倒了一堆冰块,才耳提面命的让他不准胡说。


只是小病而已,你男人我可是医生。


那时侯还在放大话的男人这会儿自己病倒了,病倒也就罢了,人食五穀杂粮等同大细菌吃小细菌,哪会有不生病的道理,可是错就错在凌远知情不报还延误治疗。李熏然刚出差回来就看见凌远病恹恹的半躺在床上还在看报告,差点没气死。


「我……」


「你闭嘴,不准说话!躺好别动等我去拿药!」李熏然重重地哼了一声甩下手上的温度计,用棉被把凌远给包得紧紧的之后,忿忿地踩着步伐踏出房门,忿忿地关上门扉,然后过没几秒后又在凌远的视线中悄悄地打开了门,探出一颗脑袋瓜子——




「那什么……我要拿哪盒药啊?」




×




李熏然监督着凌远把药给吃了之后,学着之前凌远叮咛他的方式,千交代万交代不准再碰报告要好好休息后,便一头鑽进了浴室洗去出差奔波的尘土,即使他现在已经很少变回原形了,但喜欢水的习性终究是没变,如果时间上允许的话,他可以在浴室裡待上个一、两个小时。可是这次他实在担心外面老爱逞强的凌远的情况,洗战斗澡似的匆匆忙忙地只花了十分钟就搞定,结果一出来就看见被凌远慌忙丢下的文件还在桌边缘颤抖着。


大眼瞪着小眼,李熏然站在门口什么话也没说,也没管自己湿漉漉的头髮正在滴着水把衣服都给染湿,只是静静地看着凌远对他扬起惶恐又有些不安的心虚笑容,冷不防地就想起了年前的事情。




第一医院出了事儿,凌远几乎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家,别说好好睡觉了就连吃饭也是有一餐没一餐的随便,等到李熏然接到韦天舒的小报告赶到医院时,凌远已经苍白着脸躺在病床上掉点滴了。胃溃疡导致的些微出血,要是再严重一点保不得连命都得没了。李熏然第一次意识到他眼中顶天立地的凌远原来也和一般人类一样脆弱,指尖碰触到微凉的肌肤时忍不住地抖了抖,他看着凌远眼睫毛动了动,睁开的黑色眼眸裡满是疲倦,李熏然想说些什么,生气的话也好安慰的话也好,但是凌远却先发制人的用尽全力地给了他一个最温柔的笑。


几乎是刹那间李熏然的泪珠就滚到了两人相握的掌心之间,他没办法告诉凌远他上一秒有多害怕会失去,也不知道如果自己被留下了该怎么独活,只能把所有复杂的不捨全化做一声哽咽的老凌。




那时候的感觉就好像现在这样,又一次的看见凌远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不过他这次没哭了,也没喊名字了,只是一个劲儿的傻站在门口,自顾自的红了眼圈。


「熏然!」凌远立刻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丢开棉被急急忙忙地往李熏然的方向走去,李熏然哭他心疼,李熏然要哭不哭他更心疼。


「谁让你起来的?回去,你回去躺好!」李熏然不让凌远碰他脸,扯着他的衣服就要把他推回床上去。


「熏然!」凌远扯住他的手不让他离开,「我真没事儿,你别生气……也别难过行吗……?」


「不行,我生气了也难过了。老凌,你这么懂得爱我,怎么就不懂得好好爱自己?」李熏然扯着桌上那迭报告,想着它们都在无形中消耗着凌远的生命力,就不由得气打一处上来,抬手一丢纸张满天飞舞,「报告和医院就这么重要吗?」


凌远叹了一口气:「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我越早完成那份计画,就能越早腾出时间来陪陪你。你看,你好不容易出了差回来,我就是想这几天努力些把假日都留给你——」


「凌远。」李熏然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我不要你的假日,我要你的一辈子。」


直接豪爽不带修饰的语句随意的就好像是在说着明天天气,可是裡头的每一个字却又都像是千斤重般地撞进了凌远的胸口,一瞬间凝滞的呼吸和思绪一齐受到了剧烈的冲击,凌远怔怔地看着李熏然一脸慎重的表情,突然觉得滚烫的体温和有些发晕的脑袋都不算什么,心口满满的暖意膨胀得就快要撑破胸腔。


疼,可是疼得好,骇进末梢神经和血液裡头的颤慄让他不由自主地收紧了五指。


李熏然跌上床铺的时候还怕压着凌远,但很快地他就被牢牢地限制在怀中无法动弹。


「不只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的永恆全部都属于你。」凌远低低的在耳边述说着誓约,想举手发誓却又捨不得怀中的人儿。李熏然蹭了蹭他的脸颊,捲毛搔得他有些痒。


「老凌,你弄疼我了。」


凌远一秒鬆开了力道,但说什么都不放手。


「你陪我躺一会儿,好不好?」


「我可以陪你躺很多会儿。」李熏然翻了一个白眼,「我都快累死了,你不让我躺看我跟不跟你急!不过,先说好啊,你可不准先睡醒了又偷偷跑去看报告什么的。」


「……好。」凌远沉默了一下应好,但李熏然警犬的鼻子一嗅就知道裡面八成又包含了极大的谎言因子,他哼了一声在凌远的怀中乔了一个好位子后,啪地一声关掉了电灯,午后的阳光照在厚重的窗帘上只剩下一层朦胧的光晕,他在阴影下眨了眨明亮的眼眸。


「我们人鱼要是找到了命定之人,那么以后的生命就会是和对方绑在一起的了,你在我活,你不在我死。」李熏然说着,感觉到凌远身子突地僵硬,「所以我说我要你的一辈子也不是夸大,因为——那也是我的一辈子。」


凌远靠上李熏然的额头,一瞬也不瞬的盯着他看。他明白,李熏然不是在开玩笑。他伸手抹了抹李熏然的颧骨,又捏了捏他的鼻尖。


「小混蛋,学会威胁人了是吧?」


「要钱要命,自己选一个吧!」


「要你。」凌远勾起嘴角笑,在李熏然的眼角落下了一个吻。


「好。」李熏然满意的点点头,凑向前就想还给凌远一个吻,没想到却吻在了凌远遮挡的手上。


「病着呢。」凌远说。


李熏然朝着自己的浏海吹了口气,一把扯掉凌远的手。






病中的吻比往常的温度还要高,然而融化在其中的爱意却也是加倍的绵密。














小剧场




01


李熏然睡一睡嫌凌远实在是太热了就乾脆变回了人鱼的样貌,温度略低的尾鳍缠上了凌远的脚,睡梦中的凌远突然梦到了自己身上扒着一隻八爪章鱼,黏液喷了他满身让他吓得睁开了眼睛,低下头就看见熟睡的熏然小人鱼在他胸前流下了一摊口水。




02


自知理亏的凌远默默地捡拾着地上的报告,李熏然好整以暇的在床上翻了个身。


「老凌,好饿——」


睡梦中都只记得吃。


「嗯……老凌……休息……」


凌远看了看手中整理好的报告书,叹了一口气后乾脆地将它塞回了公文包裡头,计画再重要也没有自家人鱼重要,更何况不是还有个金副院长嘛?再不济也还有个李睿嘛!


「紫米粑粑……」


……好好好,行行行,这就去给你做!


贪吃的人鱼。凌远腹诽了一句,就看见不知道又梦到啥了的李熏然傻傻地咧开了嘴笑。




好吧,更正,是一隻既贪吃又可爱的人鱼。



评论

热度(523)

  1. sherry's house强摘的果实不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