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谭陈】交易 续

党的女儿:

warning:有不可描述,道具,半公共场合,不谈三观。


前文请戳:【谭陈】交易


以下正文:


----


盛煊大厦,坐落于Z市商业繁华的中心地带,75层的玻璃幕墙建筑在夕阳的余晖下反射出绚丽的光彩。




陈亦度来到盛煊的时候已经接近下班时间,在刚结束的展会场子站了一天,又被谭宗明强行一顿好|操,让英俊的脸上隐隐泛着疲惫神情。




此刻的陈亦度自然是极其不舒服的状态。他后面被戴了个玩意儿不让拿出来,站了整整一下午,只要稍微一动,后面就有反应,内里可想而知,粘|腻酸|胀得很,颠簸的出租车里让他坐也坐不稳当,虽说距离并不算远也已是出了一身冷汗。陈亦度沉着个脸,暗暗心里骂了无数个“谭宗明你这个王八蛋”。




然而,人前的陈亦度必须保持他的精神焕发的一面,这是陈亦度自己的矜持。西装款款的青年迎着下班的人群逆流而行,俨然成为一道难以错过的风景。




“你好,我找你们谭总。”陈亦度出现在前台,对着前台的姑娘言笑晏晏。




“啊,陈先生您好,请稍等一下。”




前台姑娘一看是陈亦度,立刻两眼放光来了精神,她拨了一个电话,对陈亦度微笑,“陈先生,谭总说在他的办公室等您。”




陈亦度报以感谢的微笑,突然凑近了那姑娘道了句:“换发型啦,很衬你的脸型。”




前台姑娘开心得乐成一朵花,收获了陈亦度一个迷人的wink之后目送他进了大楼,两只眼睛眨成了桃心儿。




对于前台的小姑娘来说,陈亦度已经不算陌生人。据说他与谭总颇有渊源,现在盛煊旗下品牌PC的logo就是陈亦度设计的。陈亦度当年不过一个大二本科生,竟然能载众多设计作品中一举中标,一度在盛煊和Z大内部都引起一阵轰动。




“据说我们谭总就是那时候认识他的,后来一直有生意往来。”前台小姑娘八卦,逢人便说她与陈亦度相熟,“陈先生现在开了一家工作室呢,说不定哪天他会向我表白,圆了我做陈太太的梦。”




围观的一群女孩都白了她一眼,做梦去吧,人现在是度总,能看得上你?




陈亦度是听不见一群小麻雀叽叽喳喳嚼舌根的,他轻车熟路地迈向CEO专用电梯,输入一串数字,电梯门开了。这架电梯是谭宗明专用,直达顶层总裁办公室,然而密码居然是陈亦度的生日。陈亦度轻蔑地嗤笑了一声,默默跨进电梯,按下了75F的按钮。




+++




谭宗明的个人助理刘秘书已经在门口候了半个钟头了。




之前陈亦度在秘书办公室门口跟她打了招呼之后就进了CEO办公室,之后再没见出来。按刘秘书对她们谭总的了解,谭宗明谈生意一向快人快语,谈任何事情也都废话少说直接切入正题,普通的小商谈半小时能谈两三个。这眼看着还要跟谭总确认日程表,谭总还说晚上还安排了员工聚餐,说要亲自到场致辞,看这情况保准来不及啊。




刘秘书做了半天思想斗争,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


“咚、咚。”


里面没动静。




刘秘书想,反正敲已经敲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咚、咚。”


又敲了两下。还是没动静。




这就反常了。


刘秘书战战兢兢地叫了一声,“谭总?”




只听里面清了清嗓子,“进来吧。”是谭宗明的声音。




刘秘书这才拧开门把手,办公室内的顶灯只开了一盏,显得屋内有些昏暗,只见谭宗明正坐在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声音带着点倦意:“是小刘啊,不好意思我睡着了,什么事?”




“对不起谭总,打扰您休息了,”刘秘书抱歉道,“本周您的行程有所变动,需要向您汇报一下。”




谭宗明直了直身子,道:“没事没事,把灯打开吧,辛苦你了。”




刘秘书应声伸手把大灯打开,房间里立刻亮堂了许多,谭宗明对突然的明亮有点不适应,抬手揉了揉眼睛。




刘秘书走上前,道:“谭总,那我就从今天晚上的安排开始跟您确认。”




刚进门的时候刘秘书就留意了一圈,似乎没见陈亦度在房间里。难道是已经回去了她没注意,唉,在外面白白等了那么久。刘秘书想。




“你说吧,我听着。”谭宗明对她点点头道。




得到总裁的首肯,她便开始汇报:“待会儿员工聚餐,邀您去参加并致辞。”




“几点?”




“现在大伙儿都已经去酒店了,您这会儿就得过去。”刘秘书道。




“哦,这样吧,”谭宗明道,“我晚上突然有个事情,你待会儿去帮我告诉大家一声,叫他们不要等我。”




“要联系您的司机在楼下接您吗?”刘秘书问。




“不用,这事儿私事儿,我自己搞定。”




刘秘书点头,接着往下说,只见谭宗明脸色似乎不太对,她越往下说,谭宗明的眉头皱得越紧,时不时地还咬牙吞咽两下,似是龙颜不悦。




“明天中午11:30约了卫生局的一众领导和第一医院的凌院长,主要商谈杏林分院的建设以及器械投资事项。”




“咳咳。”谭宗明沉沉地咳了两声。




“呃,谭总……这里有什么问题吗?”刘秘书小声问道。




谭宗明这才抬头看她,道:“啊,没什么,这里没问题,你接着说。”




刘秘书讷讷地点头,接着说下去。




只见谭宗明面不改色,眼睛垂着,牙关不时地咬合两下,眉毛也时不时地皱一下。




“那,有什么其他事情需要我做吗?”刘秘书做最终确认。




谭宗明又清了清嗓子,道:“不用了,你辛苦了,赶紧过去吧。”




“好的,知道了。”刘秘书说完合上文件夹就要往外走,突然听到房间里“咕噜噜”地一声,刘秘书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那是肚子叫,并且她百分之百确认刚刚发出声音的源头不是自己。




她回头看向谭宗明,见谭宗明似是尴尬地笑了一下,道:“抱歉,可能有点饿了,没事,你可以走了。”




“谭总,需要给您叫份外卖吗?或者您想吃什么我给您买一份带上来?”刘秘书关切地道。




“哦,不用了,一会儿我有别的安排。你先去吧。”谭宗明笑着跟她道别。




刘秘书这才走出总裁办公室,阖上门的时候隐约听见谭宗明叹了一口气。难道是日程安排得不好?还是谭总今天病了?刘秘书很迷惑,总觉得今天的谭总,哪里怪怪的。




“饿了么?要不要先带你去吃点东西?”谭宗明低声说道。




“不用。刚才已经吃饱了。”




“小兔崽子嘴硬的,今天非干|死你不可。”




+++


刘秘书不知道的秘密~


不老歌


石墨全文


----


不好吃请见谅!


补药屏蔽我,如果屏蔽,补档就全文走链接~


大姨妈来了,我去躺会儿_(:з」∠)_

评论

热度(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