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05 果然这世界走到哪都有神经病

強摘的果實不甜: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从场次回家后本想着洗洗睡了明天还要去奇怪的政商大会当不称职翻译,但转念想想还是努力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写更新。


先不论大陆方面,在台湾这里圈子的热度的确很明显地在退,要是连我也不写了那我们还剩下些什么呢?


 


楼诚、凌李和谭赵,他们都是活在故事里的人,只有故事才能延续他们的生命。


 


 


05 果然这世界走到哪都有神经病


 


卷子拿掉之后,李熏然的卷发显得更有精神了一些,凌远在后车箱翻了翻拿出一罐定型液,随兴地抓了几下李熏然的头发就喷,围巾、帽子和口罩都不带了,现在的李熏然看起来就真是个小年轻,而这小年轻现在正不断的朝着后车箱瞄。凌远拍了拍他的背,问他瞧什么。


「你那后车箱是百宝箱吗?怎么什么东西都有?我就想看看里头会不会有任意门,盒盒盒。」


「有任意门还用得着开车吗?别傻了。」凌远一边说一边拉着只穿着一件厚外套的人进室内,还不忘替他把领子给整里好。


「远哥,我有一个很认真的问题想问你。」


「你说。」凌远挑眉看着李熏然眼睛一眨一眨,心想八成不是什么重要的事,结果果然……


「你是不是想改行当造型师?」李熏然一问完,自己就忍不住先破了功,凌远在阵阵的盒盒笑声中摇了摇头,伸出手在李熏然眼前打了个响指,成功取得了一颗胀红着脸憋笑的小西红柿。


他无可奈何地按开电梯,朝着李熏然摆了个请的手势,说:「错了,我是你经纪人。」


 


×


 


凌远替李熏然办好了事前的所有手续,领着一本薄薄的剧本回到李熏然身边,二话也不说的就把剧本塞进了李熏然怀里:第三场戏,好好练一下,等会儿直接试拍效果。


「好。」李熏然点点头,坐下后就开始心无旁鹜地读起剧本,凌远看着低垂着头背依然挺直的他,嘴角浅浅地上扬。他看了下自己的手表,说要先去和电视台的熟人打个招呼等会儿再回来接人,李熏然胡乱地回着好,压根儿也没听见凌远说他要去找谁,结果就是当轮到李熏然上场的时候,凌远都还没有回来。


 


李熏然脱了自己的厚外套放到椅子上,拍拍脸颊深吸一口气,昂首挺胸走进了小摄影棚。他这次要试镜的角色是男二,青春校园剧,第三场戏其实也没什么,是在拍新生入学的画面,


选这场最主要的目的也只是想看看来试镜的演员们能不能够营造出导演想要的活泼感,李熏然身板瘦又高挑,在踏进摄影棚前还特地卷了卷自己的裤管,他踩着一双休闲鞋和里头的导演制片打了声招呼。


他笑着刚说第一句话,导演的眼神就沉了一沉,李熏然没注意到制片上下打量他的眼神,越演越起劲,甚至在台词来到调侃学姐时弯下腰来用双手撑住了桌面,解开一颗扣子的领口下,突出的锁骨线条清晰可见。


「……暂停一下。」导演突然开口制止住了李熏然。李熏然眨眨眼睛愣了半会儿才记得闭上嘴巴,他正想起身谦虚地问哪里不好,又被导演喊了一句别动,只得乖乖的维持着撑在桌面上的姿势。


「你刚才讲话的神态和语调都不错,就是动作上如果能调整一下会更好,」导演说着绕到了李熏然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腰示意他再压底一点,「这样在摄影机下的效果会更好。」


李熏然虽然有些一头雾水,但还是依言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动作,他就这样僵成一个有些别扭的姿势,看不见后头的导演,眼前的制片却是突然拿起了自己的手机表示有重要电话要先失陪。李熏然站直身子目送着制片离场,完全无法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到底算是好还坏,导演又拍了拍他的腰,说是要让他坐下好好聊聊。


噢噢噢,这就求之不得了,俗话说得好,感情都是聊天聊出来的嘛。李熏然下意识地勾着笑舔了舔下唇,肩膀冷不防就被重重拍了一下,导演说是要和他聊天,但重头到尾都是在说着自己的丰功伟业,李熏然一面听着一面点头,听见了什么虚张声势的话语也都不戳破,只是一直保持着笑容当个称职的听众。


听众很称职,演讲者就有些不地道了,说话归说话,偶尔带点肢体动作也无伤大雅,但坏就坏在导演从原先的轻拍肩头变成了手臂,又一路向下移动来到了腰和大腿,轻拍也变成了诡异的抚摸。这下李熏然再笨也察觉出点什么了,操,性骚扰,他娘的他这辈子第一次遇到性骚扰。


他当机立断的站起身子,说是等下还有其他会议不好久留,谢谢导演的指教。


「哎,走那么快干什么呢?我话都还没说完。」导演拉住他的手腕,食指顺势向下一滑,暗示明显得不能再明显,李熏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笑也无法维持了,忿忿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这就生气了?有什么好生气的,大家都是兄弟嘛,摸个手而已不要像小姑娘一样火气这么大。」导演说着又想要去勾李熏然的肩膀,被李熏然机敏地后退闪掉。


「我说你这小伙子很不上道啊?」被接二连三的拒绝,导演面子挂不住,脸立刻就臭掉了,「没了这戏也不要紧是吧?那没了这电视台的所有戏呢?小小一个不知名的演员还自以为会演戏,要不是看你脸蛋身材生得好,谁让你来试镜?连通知都不会发给你!」


李熏然起初一句不劳费心挂在嘴边,听到后面硬生生地又吞了回去。不知名的小演员,对,他是不知名的小演员,他没有话语权,不能得罪或顶撞任何权威。李熏然握紧了拳头,可是他能选择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能选择自己要用什么方式来贯彻他所走上的这条路。


「滚滚滚,爱去哪去哪,最好别再留在这业界。」见李熏然没有想屈服的意思,导演呸了一声挥着手赶他,路过李熏然还碎念了一句: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白白浪费你的翘臀。


李熏然把所有的恼怒全咽下了,即便他气得在颤抖,却依然低声道了谢才离开。


 


凌远小跑步回交谊厅时正好撞上迎面走来的李熏然,可是李熏然却连看也没看他,径自低着头走过,连放在沙发上的外套也不拿。


「李熏然?」


见没人回应,凌远心中一紧,抄起外套快步跟了上去。


 


 


 


-


凌经纪:……。


 


……别看我啊,还不赶快先追上去。


 


 



其实最上面那一堆自言自语还有最后一句。




而创作者的生命是靠阅读者在维持的。


谢谢还在的你们(比心)



评论

热度(7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