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04 吃你做的早餐,穿你挑的衣服

強摘的果實不甜: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喝到凌晨三点的我以及明日是场次,总觉得应该给还记得更新的自己一个掌声鼓励(


 


04 吃你做的早餐,穿你挑的衣服


 


借新晋经纪人的吉言,李熏然凭借着昨晚一听到消息就往床上钻的良好睡眠质量,成功的在一大清早便摆脱了病菌纠缠,奇迹似地不烧了,喉咙也不痛了,就是偶尔流点小鼻水,但不碍事,于是他一大早就食欲很好地多喝了一碗粥。凌远看着李熏然后脑勺翘起来的头发随着他仓鼠似的咀嚼动作上上下下晃动着,看得他直想伸手上去摸一把。


 


早餐是凌远一大早过来亲手做的,因为他嫌外头的不干净。李熏然睡眼惺忪地起床就看见有人在厨房忙,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是在老家,厨房里的是他妈,于是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弯进厕所,一分钟后才回过神来叼着个牙刷惊恐地冲出来道:你昨晚没回家?


凌远一边煎蛋一边轻描淡写的答有。


其实他是昨天半夜回的家,今早又为了做早餐赶着天刚亮就起了床,真要算起来大概就是只睡个几小时吧,可是这些事情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也没必要说,于是他只是放下锅铲用手背量了量李熏然额头的温度确认不烧之后,便将他推回浴室去完成剩余的洗漱任务。


李熏然吃完早餐后就拎着手机回卧室,欢天喜地的在衣橱前挑挑捡捡搭配衣服,每一套都要比一下再放回去。起初凌远基于礼貌起见没有过去打扰,但随着出门时间越来越近李熏然却还是没出来,凌远就再也坐不下去了,他站起身子在门板上敲了几声,里头的音乐声嘎然而止。


李熏然开了条门缝露出眼睛眨了眨,突然用力地打开了卧室门,门是向内开的,凌远不怕被撞着,他怕李熏然撞到自己的鼻子。好险小家伙动作粗鲁但不傻,门板像一阵风扫过也只堪堪地吹起他几根浏海,李熏然在凌远眼前转了一圈,问他身上这套衣服怎么样?凌远沉默着没有回答,直接捉着他的后领把他拉到了衣柜旁。


「很帅,但是不符合你今天要试镜的角色。」凌远说着,探手翻了翻衣架,随手拿起一件印着大狮子头的黑外套,皱了皱眉默默地把它挂到了衣柜深处。


李熏然闻言低头瞅了自己一眼,撞色系套头毛线衣和黑窄裤,哪儿不像个大学生呢?他觉得自己像极了!


「是刚入学的大学生。」凌远像是在回答着李熏然心中的疑问似的恰巧把话给接了下去,他抽出一件白衬衫和牛仔裤放进李熏然怀里,「你身上这套有些太成熟了,刚进大学的新鲜人其实还带着点青涩与犹疑,想尽情的展现青春又想被当作一个大人看待,想营造自我风格又怕太过前卫,白衬衫和牛仔裤大概是这类型最好诠释的选择了。行了,换上吧,再不换你头发就得在车上弄了。」


李熏然拎起手里的衣服瞧了瞧,认命的开始脱衣服,他压根儿没在乎凌远是不是在房里,反正都是男生嘛!我有的你也有,没什么好害臊的,况且拍摄外景的时候也常常布幕一围就一起换衣服,真要闹别扭还不得把自己憋死,倒是凌远头一转就出了房间,还贴心的顺手替他关上了门。


碰的一声差点没让李熏然脱个裤子还夹到手。


 


吃完了药才能出门,出门前李熏然顺势带上了墨镜,又被凌远加上了口罩、厚外套和围巾,羽绒外套的帽子也被拉起来戴在了头上,看上去不止像黑色蚕宝宝还像恐怖份子,凌远还美其名曰感冒了要好好保暖。李熏然在镜子前站了一会儿,默默地把墨镜给摘了。


 


×


 


试镜通知其实就只是薄薄一张纸,除了时间地点外,仅有着寥寥无几的角色讯息,比如年龄、剧情大纲或是几句台词。信奉着不管怎么准备也没用不如靠实力信条的李熏然坐在后座运动着脸部肌肉,他头上还挂着几个粉红色的卷子,是凌远看他的卷毛有特色能加强才刻意卷上去的。这台车与其说是公司车不如说是凌远的私人车,只是油费可以报销而已,别克的座位足够宽敞让李熏然能够在后头当大爷,凌远从后照镜瞄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没在当大爷,反到像个小媳妇坐得规规又矩矩。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乖?」凌远在红绿灯前停了下来,噙着笑意问。


「远哥,我是真不习惯被人伺候着,你又是煮饭又是开车的,把助理和司机的工作全给包了。我说真的,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忙的。」李熏然挪了挪屁股,把自己移到了中间面对着凌远说,他一脸的正经,无奈头上的发卷太过违和降低了严肃的程度,「像今天这场合,其实我自己去就行了,不用你特别带我。」


「李熏然,你记得我是你的经纪人,在你没有专属的助理和司机之前,那些工作都是我应该要做的,没有什么忙不忙,都是必须的。」凌远把头撇回去拉起排档杆说,「不过你刚说的言下之意,是指以前子遇都没看带着你去试镜?」


「偶尔有,偶尔没有。」李熏然说,他摸摸鼻子看见凌远不着痕迹的皱起了眉,才想起自己好像应该要帮前任经纪人兼好兄弟说几句好话,「不过那都是因为他一次要带两个艺人太忙的关系,如果有空的话就肯定会陪着一起的。」


「我又没说什么,你干嘛那么紧张?」凌远失笑,「子遇手底下带的那个人我也知道,的确挺麻烦的,又不容易和人亲近,也难怪他没什么心力顾到你。」


「你认识薄靳言?」


「子遇是我师弟,你忘了他和薄靳言同校吗?」


……还真忘了。李熏然缩回后座,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安慰自己的说:「其实我觉得之前那样也没什么不好。」


「是没有什么不好。」凌远把车开进电视台的地下停车场,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下来,李熏然在后照镜里捕捉到他的炯炯目光,那黑瞳深邃的似乎下一秒就会把他给拉扯进深渊。


 


「可是你值得更好的,李熏然。」


 


「你要相信你值得更好。」


 


 



是的,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凌经纪。


凌经纪:别傻了。



评论

热度(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