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凌李】相逢即是有缘(下)

党的女儿:

设定:李熏然犬化。


前文请戳:(上) (中)


以下正文:


----


李熏然像触了电一般甩开凌远的手,把自己整个儿团在被子里不出来。


“熏然……”凌远拍拍鼓起来的一团叫他。


“……别碰我!”被子里发出闷闷的叫喊。


凌远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安慰人他并不在行,他没有理会李熏然的抗拒,只是用手轻拍被子,想让李熏然出来跟他好好说说话。


在凌远温柔的拍动下,那团被子居然颤抖了起来,凌远不安地劝:“熏然,没事的熏然,你出来,出来我跟你说……”


李熏然猛地把被子掀了坐起来,小脸憋得红彤彤的,狠狠地瞪着凌远,而湿润的眼睛这么一瞪显得特别圆,本身就减少了怒视的力度,透出男孩子特有的娇来。


“我讨厌现在这样!”李熏然生气道,“凌远!你说得对!我确实不能待在你家里了,我只要闻到你的味道,就会,就会……”


李熏然哽住了,他说不下去,自己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他毫不自知,但凌远却什么都明白了。


医生的直觉告诉他,小家伙这是对他产生了生理反应。这说明什么还用问吗?


凌远抱住李熏然,一手抚摸着他的头,道:“熏然,我知道了,我都知道。”


“你不知道!”李熏然用力地想推开他,但凌远搂得是那么紧,挣也挣不开,温暖的手掌抚摸在头上,头发乱了,无端生出细细密密的痒来,穿过头颅,传遍全身。


李熏然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感觉。他迷茫着,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凌远到底对他使了什么魔法,或者下了什么药,让他变得如此奇怪。


“熏然,冷静点,你听我说,”凌远柔声道,“自从你变成人,我一直希望,希望你独立起来,这样有一天,你能自己生活,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得到幸福。”


那个人就是你啊,凌远。


李熏然难过地想,我喜欢的人是你,可你却要推开我,让我走。


“我……我听你的话,我搬出来!”李熏然的眼睛红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下,落在凌远肩膀上,砸在凌远心上。


“我最不想做的,就是利用喜欢你而束缚你的自由,熏然……”


“……你,你刚说什么?”李熏然突然不挣扎了,哽咽着问。


“我不想束缚你的自由……”


“你刚刚不是那么说的!”李熏然道,“凌远,你不喜欢我么?”


凌远没有回答,是默认了。


“那你为什么赶我走!”李熏然终是不明白凌远这个人脑子里想的什么,喜欢的话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为什么!


凌远深吸了一口气,像是要把一切坦白的口气,道:“嗯,我是喜欢你,喜欢到想把你锁在身边,想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但是,但是这样是不对的……”


凌远犹豫了,他总是在自己的爱情上有所保留,怕自己的爱伤到对方,毁了对方。


“那就别离开,”李熏然打断他的思绪,“虽然我现在……很奇怪……但我不想离开你,因为,因为我也喜欢你啊……”


一段话几乎是抽泣着说完,凌远一边拍他的背给他顺气,一边在他耳边说:“我知道,我都知道,熏然,我哪儿也不去。”




院座治病啦凌远你就是个蒙古大夫~




第二天早晨,李熏然在爱人的亲吻中醒来,凌远一大早出门买菜,给他做好早餐才唤醒他。他觉得太幸福了。


“凌远,我有件事拜托你。”


“小祖宗,别卖关子,有话直说。”


“给我买件新衣服好不好?”


“怎么,嫌弃我的衣服了?”


“没,”李熏然道,“穿你的衣服我总是都能闻到你的味道,每次都会变成昨天那样。”


李熏然说着,脸又红了。


凌远边给他盛粥边笑:“看来我要让你从头到脚都换成我的衣服。”


“诶?为什么!”李熏然不解。


凌远道:“我就是要让你时刻都想着我,时刻都记着你是我的。”


“那样根本睡不着觉啊!”


“睡不着?”凌远哼笑了一声,凑到李熏然耳边低声道,“那就天天把你干到能睡着为止。”


“凌远我看错你了!你简直禽兽!”


“我们俩有一个是禽兽。”


“哼!”


从那之后,李熏然再也没有变回警犬,他成功拿到了户口,报名考上了警校,后来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刑警。当然,他到底没有搬出去,一直都和凌远生活在一起。


-----凌李小日常-----


“你现在都会点儿什么?”凌远问刚当上刑警队员的李熏然。


“擒拿,格斗,还有破案!我鼻子特别灵,能发现犯人留下的蛛丝马迹!”李熏然自信地说。


“哦,听上去能耐不小啊。”


“我还会接飞盘!”


“呃,熏然,这一项以后可以不用对外人说。”


“哦,好吧。”


===【全文完】===


又平了一个坑,有一种人生圆满了的赶脚~


一下开两趟车,我的肾已经锻炼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嗯。

评论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