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凌李】相逢即是有缘(上)

党的女儿:

《引狼入室》的凌李版衍生?想了想他们大概可能是这么认识的~


设定:李熏然犬化。


以下正文:


--------


凌远第一次见到李熏然,是在潼市刑警大队门口。


刑警大队李队长正牵着一只警犬走出来。看见一身运动服小跑过来凌远,热情打招呼。


“哟,凌院长,早锻炼啊?”


凌远停下脚步笑答,“李队您早啊,您这是要出警?”


“没有,这不,把这小家伙接回家。”灰白头发的李队长指了指一旁的警犬道,“这是刚从警队下岗的功臣,暂时没地儿去,我只好先带回家。”


凌远看了看蹲在一旁的那只警犬,看到李队长停下来,立刻站住蹲下,显得极其训练有素。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了看李队长,又看了看凌远,眼睛泛着水光。头上一撮卷毛,像是没撸直似的,品种应该是只德牧吧,毛色润泽,又活泼乖巧,看着正是警犬中的青壮年时期。


“哦,看它挺年轻的啊,怎么就下岗了?”凌远好奇地问。


李队长叹了口气,道,“唉,这孩子受苦了,之前一次刑侦作业中被一个疑犯活捉去做活体实验,被注射了不少精神性药物,受了不少罪。后来发现它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不过它很聪明,身上蹭了些犯罪现场的碎屑,我们从他身上的蛛丝马迹才找到疑犯藏匿地的。”


凌远听着这些话,完全想象不到是眼前这只小狗能做到的,那双大眼睛看着他,舌头在嘴巴附近舔了两下,又谨慎地缩了回去。


“那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小英雄。”凌远蹲下来,撸了撸它头上卷起来的毛,奇怪,真撸不直。


小警犬被摸得舒服,享受般地眯了眯眼睛,嘴巴张开像是对凌远笑。


“可惜呀,这孩子被打了那些药,还有可能被催眠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状况,警犬不能用状态不安定的狗,所以只好淘汰下来。”


“他后来出过状况?”凌远问。


“刚回来养着的时候有次把我们一个队员给咬伤了,按说训练有素的警犬不会这么做。”李队长也蹲下摸着小警犬的毛,“唉,这群警犬里我可是最喜欢它的,各项素质都好,简直当自己儿子一样。”


“那您现在把他接回去不正好当儿子养么?”凌远笑着说。


“我倒是想,但是我太忙哪有时间喂啊,”李队长道,“现在也在给它物色下家,不过我们一说明实情,人家都不敢要。”


小警犬能听懂人话似的,耷拉着头,难过地呜了一声,却是让凌远不由动了心。


凌远摸了摸它的脸安慰它,它在凌远温热的手掌里蹭了蹭毛,舌头微舔了一下凌远的小指,不知道是不是表示感谢。


“怪了,这孩子平时见到生人挺绷着的,”李队长笑,“跟你倒是不认生。”


凌远笑了。不知道为什么,越看小警犬越觉得可爱,仿佛真的前世有缘似的,一旦遇着,逃都逃不开。


他想了想,现在正好单着,一回家空落落的,如果有它陪着至少不会孤单,况且小警犬这么可怜,需要有人照顾。万一出个状况被咬了,也可以及时打疫苗,不足为惧。


“李队长,下岗警犬的认领是要走什么程序?我够资格吗?”凌远问。


“哦,当然可以,怎么?看对眼啦?”李队长道。


“哈哈哈,是啊。”凌远坦白。


“那敢情好,程序简单,咱们老熟人了,肯定没问题。”李队长开心地说。


“它有名字吗?”凌远后知后觉地问。


“当然!”李队长道,“他随我姓李,大名叫‘熏然’。”


“李熏然,”凌远摸了摸小警犬,“好名字啊。”


小警犬开心地摇尾巴,“汪”地叫了一声。




于是很快,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一人一狗在晨练的身影。似乎因为养了狗,凌远发现自己饮食也规律了,因为在给熏然准备狗粮的时候自己也会顺便做点饭菜,后来干脆舍弃狗粮,亲自直接给熏然做点好吃的。


平时工作再累,应酬再多,凌远也会尽量早点回家,理由很充分,因为家里还有一只在等他回家投喂。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段日子,熏然从来没出过任何状况。


直到有一天,凌远下班回家刚一开门,一个青年赤|裸|着身体坐在地上,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着实把凌远吓了一跳。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里?”凌远掏出手机准备报警,青年好像比他还慌张,他怯怯地答道,


“凌远,是我,熏然啊。”




-------


然然是真・警犬啦~


不造有没有后续,因为还没脑出来~



评论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