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楼诚衍生/凌李】小明星大跟班 02 从小事开始一件件教会你

強摘的果實不甜:

×演艺圈PARO,宠溺向甜饼,大概是个中篇吧。


×经纪人凌远x演员李熏然,偶尔会出现楼诚跟谭赵。


前文请见TAG




噢噢噢噢噢谢谢大家喜欢这种设定TT简直受宠若惊!


希望之后每一篇的热度都能够和首篇一样(喂


 


02 从小事开始一件件教会你


 


是公司新人吗?


李熏然从卫生纸的边缘悄悄地打量着眼前的人,先许是感受到了炙热的视线,原先叮嘱完后低头继续整理自己包包的人蓦地抬起了头,吓得李熏然一秒撇开视线。他意思意思地擤了一下鼻子,还不忘用眼角余光偷看,那人穿着一身利落的休闲衬衫,袖子折了几折露出前臂,李熏然顺着他的目光看见了他手腕上的表后不禁有些咋舌,Geophysic地球物理天文台腕表,一只就要价六百张毛爷爷。土豪,李熏然偷偷心中腹诽了一句。然后带着先入为主的目光扫过了那人合身的西装裤、西装外套和卡其色提包,不懂装懂地替它们全打上了「看不出来牌子看肯定是某品牌高订」的标签。


傅子遇拿着一包家庭号卫生纸冲回会议室,正巧赶上李熏然审视完毕捏着卫生纸擤鼻涕擤得震天响。这么大声影响不好,他默默地关上了身后会议室的玻璃门。


「子遇哥,咱们这儿来了个新人你怎么没告诉我?」李熏然把揉成一团的卫生纸随手扔进垃圾桶,挺直了背佯装出一副前辈的模样,气势倒是有些有模有样,只可惜那红通通的鼻头泄了底,为这份犹如海市蜃楼的威严又扣了几分。


傅子遇看了看他手里的卫生纸,又看了看坐在一旁的人,朝着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一根不够他把卫生纸包扔给李熏然后又再竖了一根。


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呢!李熏然略为震惊地看着傅子遇,对于这来路不明的新人是否会挤下自己地位保持着深深的担忧。


「我在电话里不是让你来一趟公司吗?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件事儿!你俩先碰着面了也好。」傅子遇一屁股坐上椅子说,「你也知道,起先我带着你就是因为你原本的经纪人走人的缘故,现在薄靳言要从艺术片演员转战制片,而我呢,也考虑跟他一起去国外深造个摄影相关的学位,所以你——」


「不,子遇哥,你别丢下我什么都好说!我合约还有一年,这一年里我肯定会干出点起色来的,别别别、别冷冻我!」李熏然几乎半个身子都要拍在桌上了,他伸长手去勾傅子遇,吓得傅子遇连忙后退。


「别闹了谁说要冷冻你。李熏然你给我正经点,别让人看了笑话,到时候真被丢下可就怨不得我了!」


「……什么?他不是公司签的新人吗?」李熏然伸出的手悬在半空中,转头的速度太过猛烈导致他觉得自己就快要把鼻涕给甩了出来,连忙又抽了几张卫生纸起来。


「不是新人,公司新聘请的经纪人,接下来会负责照顾你。」傅子遇滑着椅子凑到从头到尾都好整以暇的人身边说,「这是凌远。」,然后再滑到李熏然旁边介绍着说,「这是李熏然。」


他瞥了一眼呆愣的李熏然,微微垂下头伸手遮住半张脸覆在他耳边通风报信:「李熏然我可告诉你啊,你这是捡到宝了,凌远可是待过美国好莱坞的经纪。」


难怪买得起这么贵的表……不对,这不是重点!


李熏然一听,立刻坐直了身子,顾不上有没有撞到傅子遇,鼻涕也顾不得擤了,随便一抹就拍着桌子站起身来,朝着凌远毕恭毕敬地伸出一只手道:「你好,我是李熏然,以后请多多指教。」


虽然整个人有些狼狈,但眼底的亮光却依旧犹如银河般点点璀璨。


画风突变让凌远愣了一会儿,他被动地站起身来和人握手,一声你好说出口后回过神来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他放开征征的李熏然,伸手从他鼻头捏掉了残留的纸屑:「以后请多多指教。」


李熏然不自觉得探手抚上被触碰过的地方,眨眨眼下一秒就被递上了一张卫生纸,轻柔的纸张圈住了他泛红的鼻子,凌远的手指轻轻地压在鼻翼两侧。


「以后所有的事情我都会慢慢教你,现在先教这个。」他一边说着一边捉起李熏然的手,「圈住就好,不要捏鼻子,然后擤。这样才不会因为不必要的摩擦而导致破皮。」


凌远的语气听起来就像幼儿园里温柔的老师,莫名其妙跟着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李熏然觉得自己好似听话乖巧的小朋友,他擤完鼻涕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


 


卧操!我的经纪人教会我的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如何正确擤鼻涕!


 


×


 


别提擤鼻涕了,李熏然抱着自己的包生无可恋地坐在医院大厅,身上除了自己的羽绒外套外还盖着凌远的西装外套,落水的后遗症在出会议室之后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除了流鼻涕之外,喉咙疼和浑身发冷的发烧也跟着现身,用不着麻烦小陈了,凌远当机立断的捉着他去了医院,挂号、看诊和领药三部曲一个音符也没落下。李熏然觉得浑身没力气,脑子里皱巴巴得像馄饨,肚子也饿得想吃馄饨,可是凌远没给他买馄饨,几粒药丸和肉粥就当了晚餐。李熏然吃了几口没胃口就不吃了,他觉得自己的小演员之路遇上了大危机,嘤嘤嘤,以前傅子遇还会意思意思买个巧克力哄我。


 


李熏然在公司附近租了间小套房,备用钥匙是傅子遇亲手交到凌远手上的,凌远勒令病恹恹的李熏然去洗澡之后,转头看着李熏然的小窝就直想叹气,东西少归少但还是没好好放在原位,一堆书籍和电玩光盘摊在地毯上当展示品,整间屋子里最干净的非厨房莫属了。他先是把两人的鞋子在玄关处摆正,接着挂好外套,最后挽起袖子开始收拾起脏乱。


李熏然发烧不能泡澡,只能无趣的匆匆洗完头和澡后就出了浴室,他一踏出浴室就闻到一股香味,头发也没擦仅仅只是用毛巾盖着,就循着香味跑到了客厅,桌上一碗自制的小馄饨还在散发着热烟。凌远拿着汤匙从厨房走出来,就看见李熏然眨巴着闪亮的眼眸盯着自己——手里的汤匙。


 


「穿拖鞋。」凌远沉着脸,收回了手中的汤匙说,「穿了拖鞋才能吃。」


 


 


-


 


凌经纪,我觉得你想教咱们然然的好像不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凌远:嗯,早晚会教熏然怎么干大事的。


 


……你不要教坏小孩子!!



评论

热度(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