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难缠

无情:

《难缠》


#有尔#


#以下所有内容均为脑洞#


 


 


2岁。


几个小朋友跟着大人去朋友家作客,在客厅里闹成一团,玩你追我赶的游戏。


金有谦跟在王嘉尔屁股后面乱转,毫无章法也不知道目的地在哪,只晓得紧跟小哥哥,他往哪儿去自己就往哪儿去,活像个小尾巴。


又白又嫩的奶团子,肉嘟嘟的小短腿还不怎么会跑,走起路来都有些晃悠,走得急些就免不了要摔倒。笨手笨脚在身后跟着,一个重心不稳就啪叽一下摔倒在地上,吓坏绕在身边的一众大人,手忙脚乱将人捞起来,奶团子在大人怀里倒也不哭,只是盯着凑过来的王嘉尔咧嘴傻兮兮地笑。


王嘉尔觉得好玩,在房间里到处乱窜故意逗他,看金有谦手脚并用在地上爬来爬去,注意力全在小宝宝身上,结果不小心一脚踩空撞到桌子上,疼得龇牙咧嘴一瞬间眼泪都快出来了。


刚刚还笑嘻嘻的奶团子,自己摔倒不会哭,看到小哥哥摔倒却响亮地嚎了一嗓子开始没完没了哭起来,那叫嚎得惊天动地,还打哭嗝。这让王嘉尔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超能力,把身上的痛全都转到金有谦身上去了。


不明情况的大人以为是王嘉尔惹哭的金有谦,就让哥哥拿糖去哄弟弟,王嘉尔撅噘嘴不情不愿靠近小哭包。咦——包子脸哭得红红的,眼角挂着两行眼泪,鼻涕也流出来了。王嘉尔有点嫌弃,但想到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自己将他惹哭的,只好把糖塞进弟弟手里。


“吃糖,不要哭了。”五岁的小大人歪头想了想,装起老成的样子,一本正经又补充了一句,“男子汉要自己剥糖喔!”


说来也神奇,刚刚还哭得昏天黑地的奶团子,看到王嘉尔给他糖又破涕为笑了,没来得及擦掉的眼泪还挂在脸上,样子有点滑稽。大人将他重新放下来,他又继续跟在王嘉尔身后乱转起来。


王嘉尔怕被妈咪再念一顿,这回就走了几步路,然后老老实实的在电视机前站定不动了。


真是难缠呀!


小大人心里盘算着以后玩游戏绝对不能带小团子。


 


15岁。


金有谦倚在教室后门,男孩还在成长中,但身型已经比许多同龄人要修长很多了,惹得路过的女生都盯着他小声议论。情窦初开的年纪,如果不是他全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估计一些胆子大的女生就要上来搭讪了。


金有谦后背靠在门框上,双手环在身前,看着教室里的某个女生将一包手工小饼干放进王嘉尔的手里。王嘉尔道了谢,脸上是显眼的两个小括号,笑起来的样子让对面的女生红着脸跑开了。


金有谦“啧”了一声。


当年粉嫩的奶团子五官已经慢慢长开变得立体起来,稚气未脱的脸上却是阴测测似笑非笑的表情,别说,看上去还挺吓人。


“你怎么到高中部来了?”


“阿姨不是出去旅行了么,我老妈怕你饿死,所以叫你这几天来我家吃饭,她说今天做了芝士焗饭。”


王嘉尔点点头:“那走吧,回家吃饭。”


走在路上,王嘉尔随手拆开了刚收到的饼干,塞了一块在嘴里,将剩余的饼干朝金有谦递过去:“吃吗?还挺好吃的。”


“不吃!我怕中毒!”


金有谦那双眼睛里像是多了两团小火苗,滋滋滋往外冒着火气。


“好凶啊你。”王嘉尔笑眯眯的,大眼睛弯成月牙,“奶凶奶凶的。”


金有谦被他笑得发不出脾气,只能恶狠狠地说:“早恋不好,如果你早恋了,我就向阿姨举报你!”


“瞎说什么,我昨天帮人家做值日,这是今天人家给我的回礼而已。”


“真的?”


“真的呀,我骗你干嘛呀。”


“那你喜不喜欢她?”


“一包饼干就把自己卖了,我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我不喜欢她的。”王嘉尔鼓着腮帮子嚼饼干,吴侬软语带着上海话的腔调,听上去不像抱怨更像撒娇,“哎呀,问这么多问题,你可真是难缠呀。”


“我是难缠,那你不要理我不就好了。”


“那不行的,我要理你的,就算你不理我,我也要理你的。”


一句话哄得金有谦开心得不得了,连之前怕中毒的饼干都美滋滋地吃了下去。


王嘉尔笑笑不再说话了,偏头看因为腿长走得稍快些的金有谦,心想他可真是缠人,但也真是好哄。


 


18岁。


“学长,我喜欢你。”


王嘉尔对站在面前的女生有点印象,记得某天无聊逛学校论坛,看到有人在盘点各系的系花,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应该和金有谦是一个系的。


“对不起,我已经有恋人了。”


“骗人!”女孩不相信,语气又急又委屈,“听许多学姐说,学长你大学里从来没有和哪个女生走得很近过,哪里有女朋友!”


“这个啊,因为我的恋人今年也才刚入学,和你是一届的。”王嘉尔笑着解释,看到不远处气势汹汹走过来一个人,得,看来等会儿又要想法子哄小醋坛子了。


“不好意思,他已经有主了。”金有谦径直走过来,拉着王嘉尔就走,全程看都没看系花一眼。


“喂,你生气啦?”


“我要去论坛上发帖,告诉全校你是我的,免得那些人满肚子花花肠子整天绕着你转!”


王嘉尔盯着生气的小恋人想,明明缠人又霸道,占有欲又这么强,可是为什么他吃醋的样子这么可爱啊?


 


20岁。


少年贪欢,尝到了第一次甜头,就刹不住车了。


王嘉尔扶着腰有点坐立难安,瞥了一眼在旁边神清气爽的金有谦,小声抱怨起来:“都怪你。”


“这事怎么能怪我?”金有谦脸上是收不住笑的表情,在收到王嘉尔的眼刀后稍微收敛了一些,绷住嘴角态度诚恳地低头认错,“怪我。”


“没有下次了。”


“那可不行。”大型犬又重新黏了上去。


“哎哟,你别抱我,你怎么那么缠人啊。”


“缠人也是你惯出来的。”


王嘉尔摆出悔不当初的表情:“早知道一开始就拒绝你了!”


“哼哼,晚了。”


 


——你明明知道我缠人又小气,满心满眼都是你,容不得你喜欢别人,你怎么从来都不拒绝我,还都顺着我?


——笨蛋,因为我也喜欢你啊。


 



评论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