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ry's house

大本命老公凯凯王&小情人王嘎嘎

【楼诚】诚事不足 2

穆穆不惊左右:

人鱼你诚哥。


诚事不足 1






05


 


项链最后并没有送出去,明长官看了一眼,不由分说地收进自己的抽屉。


送给汪处长的那串,还是明楼出的钱,明诚去买的。


 


前几日,明台从香港大学回来过年,小少爷在家里闲着,有事没事就琢磨着想进他大哥的书房里转一圈。


终于有一天被他成功地摸进去了。


作为一名优秀的新晋间谍,明台同志迅速用目光在不大的书房中扫视了一遍,决定从卧室那边搜起。


很快,他在枕头边发现了一颗珍珠。


那是一颗圆润的、透亮莹白的珍珠,小小的,在掌心滑溜溜地滚来滚去。


年轻的特工小明将珍珠在手指间转了转,眯着眼睛进行合理地推断:很可疑,十分可疑。这是阿诚哥的珍珠,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哥的床上?


明诚推门进来,看见明台,快步走过来:“你在干什么?”


被现场抓包的明台把手里的小玩意藏在身后:“嘿嘿,阿诚哥。”


明诚沉着脸伸手:“拿出来。”


“阿香今天好像炖了排骨汤,可香了,该炖好了我去厨房看看。”明台侧着身子想从明诚和门框之间的空隙钻过去,但显然错误地估计了自己的体型。


明诚又说一遍:“拿出来。”


“阿诚哥……”


“小少爷,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好,给给给,不就是你的珍珠——”明台手伸到一半,猛然顿住,把手攥了拳头收回来:“不对啊,阿诚哥,我还没问你呢!你的珍珠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哥的床上?”


明诚噎了一下:“小孩子不要管这么多。”


“是不是大哥逼你做什么了?”明台自觉抓住了问题的症结,问得神神秘秘。


明诚的脸色僵了一下,语气突然变得严厉,喉头却不自然地滚了滚:“不该问的事情不要问。”


明台站直,靠近几分:“阿诚哥,你现在很紧张。”


“我——”


“是不是大哥逼你做汉奸!”


“啊?”


明台一拳砸在自己的手心:“我早看他不对劲。”


……


“咳。”


在心里疯狂找借口的明诚轻咳一声,紧绷的神经陡然松掉。


 


半晌,明诚调整好表情,抬起头,略有些无语地看着明台。


“阿诚哥,你的表情不对劲,你们两个肯定有事情瞒着我。”


“明台,阿香今天炖了排骨汤,该炖好了你去厨房看看吧。”


“那你呢,你是不是汉奸?”


“还有事吗?没事先出去,大哥的书房以后不要随便进来。”




明台站在门外,拍拍脑门:“哎,对了,还真有一件事。”


“说。”明诚干净利落锁好门,把钥匙放进口袋。


“那个,你们人鱼唱歌好听是吧?过几天曼丽生日,我想给她唱首歌,阿诚哥你陪我一起吧?”


“不陪。”


“你过年还陪大哥唱《苏武牧羊》呢!那戏有什么好唱的!”


明诚怜悯地看了明台一眼,走了。


走出几步,又折了回来,再次伸手:“珍珠拿来。”


 


其实,关于人鱼擅歌的传说来自西方故事,阿诚这条国产原装鱼并没有遗传到这一优点。


可明楼说过,他的阿诚的声音很好听。


说话好听,唱歌也好听。


 


06


 


明诚看了看手里的珍珠,看来事后的打扫工作必须彻底。


 


其实,在明诚成年的那一年,明长官当真担心过一阵。


人鱼最初拥有双腿,面临着许许多多的问题,但最当务之急的,是无法避免的发情期。


他隐约记得有些书上提起过,人鱼虽然上半身是人,但下半身毕竟还是鱼,也如同许多动物一样,每年都会有固定的情潮。




彼时的明楼已经和明诚确定了关系,但在他看来,阿诚的年纪到底还是小了些,许多事情需要认真考量。


当然,这事情不好和大姐说。


明楼那段时间背着阿诚认真翻了不少书,查过很多资料,甚至还专程去咨询过苏医生,有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抑制这方面的西药。


不能说对象是阿诚。


苏医生听完,很诧异:“发情期?怎么,明少爷也养猫啦?”


明楼笑:“不是猫。”


苏医生点点头:“也是,你们家阿诚小时候怕猫怕得厉害。不过我记得他现在不怕了呀,你那只猫我下次去明公馆的时候一定要抱一抱。”


明楼的笑僵住:“还是算了吧。”


“怎么了?是不是挠人?野猫有时候会这样,刚抱回家不听话,明少爷你可千万要有耐心。”


 


晚上,明楼回到家,明镜看到他,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


“明楼,我今天和苏医生打麻将,她说你养猫啦?抱过来我看看呀!”


明家的大姐喜欢小孩子,也喜欢小猫小狗,平日里看起来雷厉风行,看到软软的小东西立刻就没了脾气。


明楼一脸为难:“大姐,这不大好吧。”


明镜看着弟弟直皱眉头:“你说说你,以前你养阿诚,从小不让我抱也就算了。现在养一只猫,我当大姐的,怎么连你的猫看都看不得啦?”


 


第二天早上,明楼坐到餐桌边,本来安安静静吃饭的明台把碗放下,笑得十分讨巧:“大哥大哥,听大姐说你也养猫了?抱出来抱出来,让他和我的猫玩一会呗。”


明楼看了看大门口。


明诚正蹲在台阶下,用搅碎的鱼肉喂猫——现在的阿诚已经能面无表情杀鱼刮鳞一气呵成,根本看不出来是当年听到“鱼汤”都要吓一哆嗦的小孩子。


“好好吃你的饭。”


“看一眼都不行?”


“不行,你看我干什么,吃好了就去读书。”


阿诚喂好了猫,端着空碗走回来:“说什么呢?”


明台放下筷子靠在椅背上:“说大哥越来越小气。”


“越有钱越抠门。”


小明瘪嘴附议:“嗯。”


 


中午,午睡后,明诚拿着一管药膏走进明楼的书房。


“大哥。”


“怎么了?”


“明台告诉我你养猫了,不听话,喜欢挠人。”


明楼放下书:“阿诚,你先听大哥说。”


明诚坐到他旁边的沙发上:“挠哪里了,我看看,先涂点药吧,严重的话要去医院打一针。”


明楼按住明诚挽他袖子的手。


“对了大哥,你的猫呢,涂完药给我看看?”


 


07


 


虽然没有养猫,但阿诚即将到来的发情期确实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最终,明楼决定开诚布公地好好和阿诚谈谈,他眼看着长大的孩子,一步步走过来都是最优秀的。这种事必须要考虑周全,不能出一点差错。


明楼挑了一个晚上,大姐带着明台回苏州老家消夏,他把阿诚叫到了自己书房。


阿诚觉得他一向自如稳妥的大哥似乎有些顾虑,还有一些不易察觉的焦躁。


“大哥你找我?”


“来,阿诚,坐。”明楼招招手,声音很沉稳。


他的阿诚走过来,五官在半明半暗的灯光下看不大清,但身形挺拔,这是他明楼一手带大的孩子——现在已经不再是孩子了。


接下来,明楼很严肃、很认真、很正式地向阿诚讲述了发情期的注意事项,他说得很小心,担心吓到明诚,并询问人鱼自己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解决办法。


阿诚很认真地听完,边听边点头。


然后就笑了。


“怎么了?”


“大哥,你说的是西方的美人鱼。我呢,是国产的,中国古代叫作鲛人。”


“所以?”


“鲛人没有发情期。”


两个人相对无言沉默了良久。


明楼终于点点头:“那就好。”


可是表情看来似乎并不觉得这很好。


“不过也可以有。”


明楼抬头:“什么?”


“如果大哥想要的话,我可以装作有。”


 


那是阿诚第一次把他价值连城的珍珠掉在明楼的床上。


完事后,明楼眼睁睁看着明诚睡意朦胧从被子里伸出手,再从抽屉里摸出他的小袋子,眼睛快要睁不开,还是坚持把枕头边的珍珠一颗一颗收进去。


明长官默默无语地看着他捡了半天。


最终看看表,叹一口气:“阿诚啊,快睡吧。”


“珍珠……”


“我来捡,你先睡。”明楼保证。


才成年的人鱼,化出人腿还是比较消耗精力的,明诚把手里的小袋子递给明楼,闭着眼睛道了一声“晚安”。


一秒钟就睡过去了。


这个阶段的明诚身上有一种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干净气质,睡着的样子隐约还能看出小时候乖顺听话的影子。


明楼看了一会,胸腔有一种微妙的满涨感,他低头给阿诚掖掖被角。


拉被角的动作不小心扯到枕头,滴溜溜,一颗珍珠滚到了地上,欢快地弹了两下,然后钻进了椅子底下。


明长官又叹一口气。


看看枕头边掉的那几颗,很是认命地开始捡。




这项工作,明长官在许多个深夜无怨无悔地做了很多遍。


 


08


 


显然,昨天的明长官漏捡了一颗。


业务能力还需要进一步提升,请务必勤加练习。


 




(我检讨,我无车驾驶。)


【一个很久没有更新的目录】  最近几个月的更新就在首页看吧。







评论

热度(1585)